去欧洲的铁运比海运时间还长,怎么破?

自6月初以来,中国和哈萨克斯坦之间的主要边境一直处于拥堵状态。到了6月底,拥堵直接导致从中国到欧洲的货运列车延误高达两周之久。CMC物流公司总经理刘建宏表示,暑假是众所周知的货运高峰期,但今年与其他年份不同,新丝绸之路的货运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高。

上周五,刘建宏在铁路货运直播间讨论了阿拉山口-霍尔果斯边境的现状。作为一家注册在荷兰的中国货代公司的代表,他每天都要处理边境拥堵带来的后果。”目前火车总的过境时间甚至比海运还要长,这确实影响了客户对铁路货运的信心。”

可能的原因

虽然各方对于拥堵的具体原因还没有达成共识,但刘建宏和他的同事们指出了两个可能的原因。目前这两个原因相互影响,效果叠加。“首先,西行和东行列车数量不平衡。集装箱需要车板,但到欧洲的车板数量远远高于回中国的车板数量。因此,铁路车板数量的不足是可能原因之一。

第二个原因是疫情以来,铁路货运业务蓬勃发展。这确实把边境的运量推到了另一个高度,远远超出了运营能力范围以外。这样的情况只会加大进站车板和出站车板的缺口。”

事实上,自中国市场恢复以来,运营列车的公司都报出了创纪录的运量。上半年,阿拉山口海关共办理班列2128列、19.2万标箱,与去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50.5%(欧洲方向)和41.4%(中国方向)。除此之外,阿拉山口-霍尔果斯口岸是新丝绸之路上使用最多的边境口岸,经由二连浩特或满洲里的车流少了很多。”据了解,这个边境点处理的份额超过了70%”,刘建宏说道。

增开班次

3月,中国正从新冠疫情大流行和随之而来的封锁中慢慢恢复,货运量开始激增。事实证明,铁路是一种很受欢迎的运输方式,因为航空货物的价格正在飙升,而对于那些积压的产品来说,海运需要的时间太长。然而,欧洲市场现在大多数行业都在经历封锁。尽管如此,5月份还是被很多人认为是创纪录的一个月,随后的6月份更是超额完成任务。

“预计到7月下半月,拥堵的情况会有所减缓”,刘先生说。这不一定是因为供应放缓。目前中国当局只对常态列车开绿灯,以腾出边境的换装空间。由于疫情发生后其它运输方式的运力有限,一些铁路公司增加了从中国出发的列车,这些都是在原来获批的列车班次基础上临时增加的。起初,中国铁路为这些增开的列车班次开绿灯,直到6月份,增开班次实在太多,开始对整个市场产生不利影响。于是,国铁决定暂时放缓所有的增开列车的批准。”

解决措施

“我们预见中国对国际铁路货运的需求将持续增长”,刘建宏在RailFreight.com的直播节目中表示。”总的来说,为了提高转运能力,需要完善设备和基础设施,货车数量也需增加。同时铁路公司确实需要缩小东行和西行之间的差距。第一项措施正在进行,但短期内无法完成。并且我们确实也开始看到了铁路公司在推动东行业务方面的一些努力。”

刘建宏补充说,能起到帮助作用的,还有更好的文件准备工作。”早期的文件准备总是有用的,我们有时会看到客户在文件沟通上花费很多时间。” 他认为,其他措施,如以托盘运输货物,可能不会有太大帮助,“这最多只能争取半天的时间。目前,客户出于各种原因,并不会选择给散装货打托盘,这也是由于托盘会导致拼箱货的空间利用率下降,铁路货运单价也会随之上升。”

拼箱货物 (LCL) 运输

CMC物流公司专门从事拼箱货物(LCL)的运输,这是铁路货运行业的一个细分领域。LCL货运大多具有时间敏感性。这是否意味着打击力度特别大?刘建宏认为恰恰相反。”影响较小。拥堵使得中国铁路更加保守,借此减少了集装箱总的货位供应。不过,大部分拼箱企业都会定期与铁路公司打交道,预留拼箱箱位。所以,虽然总的运输时间还是会受到影响,但至少比没有空间的整箱货位(FCL)好。

“但是,我们也知道,航空货运价格开始下降。它们仍然比去年高很多,但已经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水平。所以,如果拥堵造成的延误持续时间过长,我认为部分LCL的订舱可能会被挤压到空运,甚至海运。但这个应该不会是很大的一部分。

拥堵规律

尽管近期的拥堵严重,这已经不是新丝绸之路上的第一次严重拥堵了。事实上,大多数业内专家认为,拥堵是有一定规律的。比如,欧洲暑假的前期就会造成拥堵。”暑假期间总是很平静,到了暑假后的9、10月份左右,又会出现拥堵的现象。我不会说边境口岸有规律性的季节性拥堵,但某种程度上,拥堵是由欧洲的需求量较大而引发的。”刘先生说。

既然如此,那些市场上有经验的公司们是不是应该能预测到这样的拥堵规律呢?”今年的商业格局很难预测”,刘建宏说。”今年的拥堵有不同的原因。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还去度假,如果去了,可能就不像以前那样了。其次,运量的增加并不是因为节假日的原因。”

而这并没有停止在边境的拥堵上。虽然这种情况可能已经有所缓解,但后续影响仍在全面显现。”列车都在同一条轨道上,如果在某个地点因为种种原因出现拥堵,下一个检查站就需要管理所有同时驶来的列车,没有间隔。短时间内,那里也会出现拥堵,运营压力就会过大。”

积极影响

然而,这一切也有一个积极的作用,刘建宏说。”这给了当局一个警示。我认为中国和欧洲之间的铁路货运还在发展中。这个问题促使当局思考对应解决方案,比如改善设备和基础设施。这可能需要时间,但至少他们开始了。

“当然,我们也收到了很多投诉,我们每天都需要处理一些紧急情况。但中国铁路已经减少了火车的开行,在过去的2周里,边境已经减少了大部分的积压,所以我们认为中国边境的这种拥堵情况可能会在7月下旬得到解决。” 他提醒说,这并不是说欧洲可能很快就会出现拥堵。”我们还需要看看欧洲边境的运作情况。”


作者:Majorie van Leijen

翻译:史慧琳

编辑:张佳璐

作者:Railfreigh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