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荷企业的共识:智慧鲜花冷链的关键在于聆听市场的声音

全球市场对花卉和植物的需求正在显著增长,预计未来十年将增长50%,其中最大的增长潜力在亚洲。就中国而言,2016年花卉行业的交易额已达1642亿人民币(合约210亿欧元),贡献了约30%的物流收入,且发展态势迅猛。而荷兰作为全球最大的花卉进出口和生厂商之一,致力于鲜花冷链运输能力和质量的提升,以满足终端消费者日益增长和多样化的需求。

10月30日(星期五),由荷兰王国驻渝总领事馆与中国航运协会联合主办,荷兰国际物流协会,railfreight.cn,物流+网站鼎力支持的荷兰智慧物流系列研讨会第三场“智慧鲜花冷链解决方案”顺利举行。Flower watch创始人Jeroen van der Hulst、Rhenus国家/地区销售经理Brian Jansen和顺丰冷运事业部华中&华西大区负责人罗乔从各公司的实践出发,分享了他们对智慧鲜花供应链的独到见解。

供应链的质量标准

花卉的优质与否不仅取决于其种植环境,在运输过程中对其质量的保障和提升也同样重要,这对整个供应链的有效运作提出了挑战。为了应对这一挑战,FlowerWatch基于“数小时”概念,制定了适用于全球花卉供应链的质量标准,为保质保量的鲜花物流提供了完美的工具。Jeroen解释道,多年来,FlowerWatch测试了上千束鲜花,其中20%质量堪忧,究其原因,可能在于农场种植的误操作、供应链的温度控制问题或者对多样性的把控失误上。因此FlowerWatch标准为整个供应链的高质量操作提供了指南。除此之外,FlowerWatch也重点发展了真空冷却技术,在这一技术革新下,鲜花可以在20分钟之内快速从25度冷却到2度,并且不会受到外界温度变化的干扰。

聆听市场的声音

物流公司Rhenus在制定供应链解决方案时同样是基于市场对鲜花质量的期待。Brian分享了一项行业研究,研究指出,目前花卉市场的消费者变得越来越不容易预测,他们更多是混合型的消费者,时而追求独一无二,时而又满足于超市里的普通鲜花。这意味着鲜花的供应链需要变得更灵活。因此,Rhenus的进出口业务一改传统的“叫卖式”的销售模式,转而从消费者不断变化的需求出发,有针对性的制定价格。Brian也强调了空运在鲜花运输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他指出:“尽管海运和铁运都有参与到鲜花的全球供应链中,但空运是不可能被取代的。” 稳定的冷冻技术、超高的运输时效和各个环节的严格把控都使航空运输在鲜花冷链中占据着不可比拟的地位。同时他还介绍了Rhenus的易腐品中心,不同的分区保障了货物的不同需求,简化更是优化了复杂的物流系统。

Rhenus的易腐品中心不同分区

中国的有益实践

鲜花消费潜力巨大的中国也在发展着自己的花卉供应模式,其中表现最突出的当属中国的物流巨头顺丰。顺丰是中国最大、全球第四大的物流企业,其冷链服务在中国排名第一。中国的鲜花主要集中在云南昆明,通过冷链物流网络销往全国各地。消费者们对鲜花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倾向于花更多的钱购买有品牌的鲜花,这一消费力也在逐年攀升。此外,花卉电商迅猛发展,去年营业额达124亿人民币,今年有望超过200亿元。在这一趋势下,鲜花的种植也朝着规模化和集约化的方向发展,中小散户合并,大中型企业趋向转型,B2B的交易模式受到广泛欢迎。以前的鲜花交易路径为:种植基地—批发商—花店,而现在种植户更希望通过冷链物流和优质的仓储技术,将鲜花越过批发商直接销往花店。

顺丰鲜花冷链解决方案全景图

然而,物流环节是鲜花行业的瓶颈,空运花损曾达到30%甚至更多。行业期待有公共的、高标准的物流平台来提供全程冷链服务。基于此,顺丰开始了在鲜花供应链的深耕。罗乔分享了顺丰目前使用的三种鲜花仓配模式。第一种是针对中小型的种植端企业和电商客户,集合分散的、数量较少的货物,形成大的冷藏干线,集中运输到销地运营中心,再由此处分销到终端消费者。第二种是针对大型的种植端企业和电商客户,相比起第一种,为这些大货量的客户提供的服务省去了集中分散货物的部分,鲜花可以直接通过冷链干线运送和存储到运营中心,12小时之内就可以运送到终端消费者手中。这一模式受用于荷兰的一些大型鲜花企业。第三种是针对销地批发商、专业市场和电商类客户,在各销地鲜花市场拆迁的背景下,将这些企业的鲜花货品暂存在销地运营中心,以降低他们自建仓的成本。这些基于细分的市场需求制定的物流解决方案,为顺丰的冷运事业在全国范围内的发展更是添砖加瓦。

作者:Railfreigh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