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动的油价和铁路货运

最近发生的一切彻头彻尾地改变了世界经济。我们所指的这一切,可能还不是你心中猜测的。是的,抛开所有有关新型冠状病毒和感染率的头条新闻,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件事比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还大,那就是石油的价格。然而,近期的石油价格波动就像过山车一样,这对货运火车行业产生了消极的影响。

这次的油价波动与1973年的石油危机导致的大幅上涨,可能并不是镜面效应。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之间的冲突导致双方的石油价格战,占据了2020年前几个月的新闻头条,然而,随着COVID-19在全球的爆发,全球石油市场需求的崩溃,进一步导致了三月全球石油价格的暴跌。

高速火车和woodhead隧道

根据oil-price.net的数据显示:布伦特原油和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两大全球原油交易标准,双双在月度、季度、年度以及五年度的多项指标中探底。这两项价格指标所显示的数据,是在2002年后前所未有的,尽管目前的价格仍然是1973年价格的两倍以上, 当时每桶石油售价仅为12美金。

那一年,英国刚刚加入了欧洲经济共同体,桑德兰足球队在足总杯中问鼎冠军, 燃气轮机的高速火车还在测试当中,电动货运列车还拥堵在英国Pennine山脉的woodhead隧道口。

博物馆的物件和英国的脱欧

我们原本以为石油驱动的铁路注定会像几十年前蒸汽驱动一定走向衰亡,持有这样天真想法的规划者们默默被现实唤醒了。随着燃油价格翻了两番,对柴油的全面依赖和热衷必然是愚蠢的,但是面对新开发的高速公路网而言,全面转型到电力牵引的基础设施建设成本实在太高。

绕回到21世纪,高速电气机车的原型,作为英国火车电气化转型失败的产物,被放置在约克的大英铁路博物馆里;woodhead隧道里面唯一的电线属于国家电网;英国铁路行业的电气化并未有任何推进。目前我们对柴油发动机的依赖与1973年相比,并没有太大差别。就像桑德兰足球队对足球的统治地位早已消亡一样,英国的脱欧也带着英国脱离了欧洲火车货运发展的轨道。

燃油价格的波动

“燃油价格的下降在短期内是有利于公路运输行业的,”Bootham Network Solutions的顾问Chirs Polack说,“企业支付的燃油价格里面很大一部分都是税金。铁路行业使用的‘红色柴油’(特指铁路行业享受40%柴油税金优惠),免除了很大一部分的税收负担。但是问题是,这种短期的价格下降,会有多少转嫁到消费者的手中。”

Network Rail, 英国基础设施建设机构,已经在修改中期预期的时候,纳入了对燃油价格下降的考量。该机构在最新的货运市场研究中概述:“相较于公路运输,铁路运输以及多式联运在成本修订后的投入假设并不会对铁路行业带来正面的作用,尽管燃料成本降低,但公路运输的降幅和补贴会掩盖铁路成本降低所带来的红利,同时我们也认为铁路货运园区发展程度会减缓。”

然而,在这个大宗商品交易表现得越来越分裂的环境下,本周四的石油价格又上涨了8%,使得石油的话题再次在这个不寻常的时期登上了头条。

燃料成本占比小

一位行业中重要的物流货运运营商,对燃油成本的波动表达了务实的态度,他表示,在目前的大环境下,燃油的波动似乎显得不可预测,其实也不在商业关注的范围之内。在对railfreight.com的采访中,他提到:“这表明油价的下滑对于公路运输价格的影响远远大于铁路运输价格。现在,全球的焦点都集中在COVID-19, 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会重新放在降低碳排放这一议程,而全世界的铁路货运公司对于实现这一目标的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正如这位运营商所暗示的,作出投资决策的周期要比当前油价的交易周期更长。就对于市场的观察而言,我们需要更具有进化性而非革命性的举措。

电气化的根本原因

“从长远来看,现在的石油价格变动对整个行业的影响趋于平缓,对于铁路电气化运营的影响更是很小。”Polack补充道。“我们必须谨记,我们行业走向电气化的根本原因,不是为了应对短期燃料价格变动,而是出于长期的发展远景,整个经济脱离碳排放,带来更健康、对环境更有益处的交通运输方式的理想。”

即使考虑到市场的动荡,我们也有足够的信心去预测,在您阅读本文的时候,布伦特原油和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的价格仍然会在8美金到80美金的区间内交易。1973年就投入使用的柴油机车的油箱仍然需要填充,而加油的价格怎么都会比最初建造他们时的成本高。但是到了2073年,可以肯定的是,铁路货运的格局将以我们目前无法预测的方式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届时,桑德兰的球迷可能都还在庆祝那年他们赢得了足总杯的冠军。这就是铁路货运和足球之间长期的过山车之旅。


作者:Simon Walton

翻译:张佳璐

编辑:史惠琳

作者:Railfreigh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