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汉堡港航运大范围延误 铁路货运受牵连

当前进出德国汉堡港的铁路运输正面临困难,原因在于海运持续延误,港口设施不堪重负。多家铁路货运运营商都发出了列车延误和收取额外费用的警告。

这是全球海运业普遍面临的问题,但它影响的是整个供应链。”在汉堡港,船舶的平均延误期为一周,并且是持续性的,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延误更久。这意味着出口集装箱的滞留时间正在大幅增加”,该港口的铁路场站运营商HHLA的发言人说。

处理瓶颈问题

这一长时间的滞留导致了各种问题,问题不止于仓储设施、港口和经济腹地之间列车的正常开行等。另一家大型场站运营商Eurogate解释说:”由于码头和内陆场站的停车位利用率一直居高不下,出口集装箱的交付受到严格的管制。

这意味着,火车的装卸也受到了限制。德国国内转运业务繁忙,验收站越来越多,因此空集装箱只有在列车开行当天才能完成交付”,Eurogate在写给客户的邮件中这样提醒道。另一家运营商Zippel对此进行了补充。瓦尔特斯霍夫港口 (Waltershof,是汉堡港的一部分) 场站的集装箱仓库仍然爆满。也就是说,所有列车的装卸都会出现大量延误。”

应对措施

为了应对瓶颈,HHLA表示要实施多项措施。”对载有出口货物并收到通知的船舶停泊进行严格的限流,增加集装箱的储存空间,并增加可使用的资源(例如在铁路装卸方面)。通过这种办法,我们确保所有运输方式(船舶、铁路、卡车)即使在这些具有挑战性的条件下也能继续尽可能地顺利运营。”

同样地,Eurogate也在努力将空间利用率降到最低,例如搬运那些尚未打算发送的货物。尽管如此,该铁路运营商称,额外的成本是无法避免的。额外的仓储和装卸费由铁路客户承担,运营商不需要为这些损失负责。

全球范围内的延误

国际集装箱航运业正在面临全球主要航线上的延误。HHLA解释说,这些都是因疫情下的“追赶效应”和消费者行为改变,继而对运输能力的过度需求和空箱短缺引起的。

与许多其他港口一样,汉堡港在2020年也受到了新冠疫情的冲击,但主要集中在上半年。2020年该港口的总吞吐量为1.263亿吨,比上一年的1.366亿吨降低了7.6%。”前6个月,许多经济领域的活动显著减少,消费需求疲软,班轮服务频次减少。在汉堡港,这导致吞吐量出现两位数的下滑。我们很高兴下半年出现了转机,以至于2020年总吞吐量的下滑比例控制在了一位数。”汉堡港营销公司(HHM)联合首席执行官Axel Mattern解释说。

港口铁路

然而,与运输市场总体趋势一致的是,铁路货运受到的影响最小。2020年汉堡海港到腹地的铁路运输量为4660万吨,260万标准箱,降幅为4.4%,远远小于集装箱吞吐量的整体降幅。

“就货量而言,2020年的表现排名第三,而就运载集装箱数量而言,这是汉堡港铁路历史上第二好的一年,”Mattern说。铁路甚至有望在海港-腹地交通中将份额提高1.3%,达到50.7%。”

本文编译自姐妹刊物Railfreight.com的文章,原文作者Majorie

相关阅读:杜伊斯堡港集装箱吞吐量不减反增 中欧班列功不可没

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