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又出事故 计划建替代铁路?鹿特丹港面临暴风前的平静

“长赐号“ 从苏伊士运河刚脱困后不久,4月6日(星期二),船舶实时追踪网站“Marine Traffic”和TankerTrackers发布消息称,一艘名为“Rumford”的意大利油轮在苏伊士运河南部的大苦湖航段出现引擎故障,航行困难,使运河的通航速率放缓。

该油轮从匈牙利出发,载重吨位为107505吨。故障发生后,两艘拖船被第一时间派出前往援助,问题得以在短时间内得以解决。据路透社消息,该船只仅受困十分钟,目前已顺利向北航行。

所幸新的“堵船”事件只是有惊无险,但当天的油价仍出现了一定幅度的跳升。不意外的是,巨轮“长赐号”搁浅后给全球航运业带来的连锁反应,不免让物流人们心有余悸,因而对苏伊士运河上的大小事故都悬着一颗心。有人指责作为运河管理国的埃及安于现状,仗着苏伊士运河是欧亚航运的必经之地,而迟迟不投入改造资金以提升运河的通航能力。其实,埃及也并不是有恃无恐,它曾计划修建一条替代苏伊士运河的铁路,具体是什么情况呢?“长赐号”脱困之后,它的目的地港口–荷兰鹿特丹港又在经历什么呢?

埃及铁路计划

早在2018年5月,埃及就宣布了修建一条新铁路的计划,以作为苏伊士运河的替代路线。设想中,这条铁路将连接地中海沿岸的亚历山大港 (Alexandria) 和达米埃塔港 (Damietta) 与红海的努韦巴港 (Nuweiba)。这将是地中海和红海之间的第一座陆桥,也是北非和阿拉伯半岛之间的新铁路连接。

当时,《阿拉伯周刊》援引埃及官员的话解释说,这条铁路连接线将同时为货运和客运服务。据专家介绍,两海之间的货物运输可在3小时内完成,这大大缩短了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的时间。这条铁路将用于运输重建伊拉克和叙利亚所需的物资。新铁路的建设费用预计约为26亿欧元,交通部计划在当年7月就动工。

然而时至今日,这一计划仍未见有后续消息,是出于建设资金的短缺还是施工技术的限制,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想见,如果这条线路当初如期建设,或许可以缓冲一下如今的苏伊士运河堵船事件给全球物流业带来的巨大动荡。当然,做事后诸葛并不能改写历史,但我们寄希望于埃及当局,或其他利益相关者能有所作为。

鹿特丹港:暴风雨前的平静

上个月末“万众瞩目“的长赐号搁浅,其原目的地港鹿特丹港的命运也由此被改写。尽管长赐号不再停靠,但鹿特丹港也或将和其他欧洲港口一样,迎来一波因延误造成的货量高峰(参读历史文章:)从事故发生以来,鹿特丹港就一直在为即将到来的货物做准备。这些货物大部分注定要转运到卡车或驳船上,港口铁路的作用有限。然而,为了应对这一物流危机,港口需要全员出动。

然而目前似乎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相关的运营商和铁路公司都表示,额外的订单还没有下达,一切照旧。目前还不清楚在未来几周内到底有多少货物会通过荷兰港口进入腹地,港口发言人Leon Winters这样说道。预计到达的船只会增加10%,但这些船只可能不会在鹿特丹港卸下所有货物。尽管有这些不确定因素,荷兰铁路基础设施管理商ProRail表示铁路方面已经为海上货物的涌入做好了准备,它预计,在几周内每天会增加几列火车,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要求。

鹿特丹港(图片来自鹿特丹港官网)

ProRail在4月6日(周二)发表的博客中说:”每天增加几列火车,我们是可以应付的”,运力分配项目经理Joep de Hart说。”我们对仍可用于货运列车的路线情况了如指掌。我们知道各个侧线有多少运力,以及我们可以使用哪些线路。” 而来自荷兰DB货运公司的Jelle Rebbers的说法似乎更为保守,他指出,铁路网络上总是有为这些货物的最后一英里释放额外运力的可能性,但我们确实需要意识到会有一些限制,例如,通往德国的Betuwe线路目前无法使用,因为有一部分路段正在施工”。

ProRail公司也认同这一观点。虽然信心满满的de Hart在 “一站式服务 (One Stop Shop) “工作,可以申请临时运力,但它承认,”最终我们还是得在现有的运力范围内工作。铁路与公路上不同,你不能想当然地增加有限轨道上的运力。我们要尽可能地利用现有的空间。”

尽管与驳船和卡车相比,铁路运输并不是目前欧洲境内最后一英里运输的优选方式,但特殊时期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港口发言人Winters也指出,”我们珍惜每一只援助之手,来处理预计将到达鹿特丹港的大量货物。我们需要铁路货运。“


本文部分使用姐妹刊物Railfreight.com中Majorie的文章

相关阅读:苏伊士危机后:中欧班列运营商如何应对突然的货量增长?

疫情和苏伊士运河堵塞 多少危机后市场才能意识到中欧班列的好? 

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