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搁浅的长赐号终于抵达了鹿特丹港

延误了不止一个季度的它——“臭名昭著”的集装箱船”长赐号“终于抵达了荷兰鹿特丹港。欧洲时间昨天(7月29日)凌晨,这艘巨轮停靠在ETC码头进行卸货。最铁运RailFreight的姐妹刊物Schuttevaer和Nieuwsblad Transport派记者前去拍摄,并带回了最新报道。

今年3月,由于满载20000标箱货物的巨轮“长赐号”在交通要道苏伊士运河搁浅,各大陆间的航运一度陷入停滞状态。长赐号是日本正荣汽船旗下的船只,运营方为台湾长荣海运。根据中国港口网的数据,船上的大部分货物为中国货,货物总值为35亿美金。该船从台湾高雄港出发,先后前往中国青岛港、上海港、宁波港、台北港和深圳港。

到港鹿特丹后,长赐号上运往鹿特丹和德国汉堡的集装箱将被卸下,不久后它将再次出发前往费利克斯托,运送英国境内的剩余集装箱。而目的地为汉堡的集装箱将被装上“长宝号” (‘Ever Utile),完成接下来的行程。“’这艘船的经历非比寻常,但接它进港只是鹿特丹港的日常工作。现在律师们的任务更艰巨。

差点又延误

周四上午,这艘船的到港时间是否会再次被推迟还不确定。如果风力超过六级,就意味着还会有延误。然而今天的风力确实达到了六级,所以据鹿特丹港务局的发言人表示,这是真的“毫厘之差”’。因此,荷兰所有主要媒体的记者们在早上4点坐上了一艘船,想一睹举世闻名的”长赐号”的风采,或者叫它“堵船”更为合适。

7月29日(星期四),“长赐号”停靠鹿特丹港(图片由Schuttevaer记者Robin van den Bovenkamp拍摄)

该船原计划在鹿特丹港的ECT三角洲码头停留到8月3日(星期二)。但港务局的一位发言人称,长赐号可能会提前一天离开,也就是8月2日(星期一)。 在英国费利克斯托停靠后,该船将前往敦刻尔克的一个干船坞进行检查。

一支船工舰队协助船舶停泊(图片由Schuttevaer记者Robin van den Bovenkamp拍摄)
“长赐号”于欧洲时间凌晨抵达(图片由Schuttevaer记者Robin van den Bovenkamp拍摄)

冷藏箱不多

由于船期被耽搁了很长时间,船上的新鲜果蔬等货物就不能再出售了。’但船上的冷藏箱并不多’,港务局的发言人说,’因为它们大多来自拉丁美洲’。

鹿特丹港务局的集装箱主任Hans Nagtegaal认为接收长赐号是寻常的工作’。他的意思是说,许多同类集装箱船停靠在鹿特丹港,这不足为奇。’但是,围绕这艘船的故事当然是非比寻常的。为了尽可能地避免风险,港务局决定不将起重机停在船边。”这通常是一项标准程序”。

我们的记者正在对工作人员进行采访

检查清单

鹿特丹-瑞蒙德地区领航公司主席Tjitte de Groot说,为了防止出现新的复杂情况,周四上午按照检查清单对船舶进行了 “特别严格的检查”。这包括检查机器和方向盘。检查员还上船来做了“全面的检查”。据De Groot说,在鹿特丹的这次检查最为彻底,因为这个港口是在长赐号在水上航行四个月以来第一个停靠的港口。”在英国费利克斯托港也会有检查,但没有像这里这样详尽。”

对De Groot来说,这样的操作也属于日常工作。他说,对领航员来说,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是为了让船安全停靠而必须进行的弯道。“将这样一艘大船转入Amazonehaven码头是一项大工程”。

损失索赔

期待已久的船舶抵达鹿特丹港并不意味着“长赐号”肥皂剧的结束,恰恰相反。托运人和航运公司必须就索赔问题展开讨论。这涉及到一些对时间敏感的货物的损失,如变质的水果。

周三,荷兰物流集团Evofenedex的海运政策顾问Rogier Spoel已经向本报记者表示,会有一些货物被托运人拒收,因此不会有人揽货。’现在对于究竟会发生什么还不太清楚。预计这场法律斗争将持续数年。”

相关阅读:苏伊士运河事件后一个月 中欧班列需求量骤增

埃及耗资90亿美金在建的铁路 有望替代苏伊士运河吗? 

苏伊士危机后:中欧班列运营商如何应对突然的货量增长? 

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