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

中欧班列自2011年首度开行以来,线路数量和开行量节节攀升,现已通达中国和欧洲的上百个城市。RailFreight.cn 的 专栏旨在洞悉行业变化,紧跟行业趋势,为您带来最新鲜最前沿的中欧班列相关资讯,分享从中国和欧洲双视角出发的独到见解。

世界的两级:一面是新商业力量崛起 一面是老牌企业倒下

在全球经济受疫情重创而低迷不振的2020年,中国或许是全球唯一一个经济正增长的国家。1月18日,2020年中国经济年报公布,中国突破了GDP一百亿大关。在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和出口)中,出口明显高于预期,规模创历史新高。而且随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和中欧投资谈判的完成,进出口贸易有望稳步增长,这意味着跨境运输,尤其是中欧班列,将在未来大有作为 。然而,在世界的另一端–欧洲,一些重要的运输服务正在面临破产,政府的财政资金也捉襟见肘。今天就以两个故事来聊聊两个迥然不同的局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脑洞:平衡东西向货量 能否依靠欧盟出口过境国?

中欧班列的总开行量屡创新高,但“多去少回”的运营现状依然制约着班列的稳定和长足发展。究其原因是东西向货量的失衡,而根本上映射的是中欧产业结构的差异和贸易往来的不对等,这短时间内很难有釜底抽薪式的破局法。但如果欧盟出口到中国的货源无法载满回程班列,那么能否退而求其次,考虑以欧盟向主要过境国(俄罗斯和波兰)的出口来填补空缺呢?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曲线救国的脑洞有多少可行性吧。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波兰-白俄罗斯宽轨铁路改造中 缓解中欧班列“过境难”

波兰铁路公司PKP正在对白俄罗斯边境省份波德拉谢省 (Podlaskie) 的几条宽轨铁路进行现代化改造。这些工程对改善中欧之间以及欧洲东西部之间的货运至关重要。项目投资超过3.5亿波兰兹罗提(约6.1亿人民币),宽轨货运列车将在连接波兰和白俄罗斯的57号铁路线上恢复运行。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西安–挪威新线开通!新丝绸之路有望经北欧延伸至北美

西安和挪威首都奥斯陆之间新的多式联运服务现已开通,名为“北欧班列“。第一趟来自西安的列车于12月26日抵达挪威港口,全程用时16天,与传统海运相比快了约一个月。货物经加列宁格勒商业港被转运到奥斯陆,这条替代路线的价值被进一步开发。同时,这一新路线为挪威发挥其连接北美和亚洲的枢纽作用奠定了基础。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除了马拉和加列宁格勒 中欧班列的另一转运点正在改建中

波兰格但斯克港(Gdansk)将在今年内完成此前启动的13亿欧元的扩建计划。整个投资包括40个不同的子项目,是该港口有史以来最大的投资。据格但斯克港总裁Łukasz Greinke介绍,目标是在未来五年内达到每年6000万吨的转运量。格但斯克港和中欧班列有什么联系?具体的改建计划有哪些?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成都和重庆这对欢喜冤家 怎么不吵了?

今年的中欧班列成绩单上有个有意思的变化,“蓉欧”和“渝新欧”不再被分列两排,取而代之的是”成渝”这个组合名。2021年首列“成渝号”的开行也被不少媒体称作中欧班列的开门红。然而几年前成都和重庆的“势不两立”还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如今这出双城记把这对欢喜冤家曾经的“针尖对麦芒”,唱成了今天“化干戈为玉帛”的局面,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促使了他们的“化敌为友”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贸易数据全览 2021年中欧班列如何借东风

12月30日,历时7年的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终于告一段落,中欧双方就商品竞争规则、可持续发展、市场转移承诺、争议如何解决等四个主要方面达成一致,目前相关措施已开始实施。《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签订意味着中欧间的贸易关系实现了里程碑式的进展。那么,近年来中欧贸易发展如何?中欧班列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将来又能享受什么利好呢?今天,我们用数据来说话。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班列更适合集结化还是独立运营?遗传算法告诉你答案

又到了年末总结的时候,一串串可观的数字振奋着每一个中欧班列人。2020年,中欧班列的开行城市超过50个,累积开行量超过1.24万列,新增开行线路不胜枚举。一面有老牌班列城市稳坐钓鱼台,一面又有黑马城市后来居上。疫情给中欧班列带来的机遇让这场数字狂欢更胜于往年,在市场的欢呼声背后,老生常谈的问题依然存在:这么多城市、这么多线路各自为营,这有利于中欧班列的长远和良性发展吗?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班列重要替代路线又有新进展!

一条新的多式联运线路土耳其-乌克兰-波兰正在酝酿之中。12月24日,乌克兰铁路运输服务中心 “Liski “与海运公司Ukrferry和FerriPlus签署了建设该线路的合作备忘录。这将欧亚铁路运输开辟一条新的替代通道。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特稿:中欧班列订舱不该是“权力的游戏”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中欧之间的海运和空运大幅减少,价格急剧上涨。同时期的中欧班列的开行量较去年同期有所增长,并且价格仍然维持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这吸引中国和欧洲的货主纷纷转向中欧班列,但新来的玩家发现,他们很难找到班列公司的订舱窗口。好不容易联系上,又发现有各种各样苛刻的条件使他们几乎不可能订舱。在班列公司外,却有几个不知名的当地货代在大量销售班列舱位。货主们像聚集在查理的巧克力工厂大门外的孩子们,只能眼巴巴看着几个幸运儿进入巧克力工厂,迫切地想知道自己怎么才能得到那张金色的入场券。但这并不是一个关于运气的故事。 货代 各个班列公司看起来都是公开订舱,但严苛的订舱条件和“奇特”的操作方式让客户望而却步。向班列公司预付款的成为一级货代,得到直接订舱的权力;一级货代向客户和其他货代放舱时不要求预付款,提供的服务更多更灵活。一级货代成为班列公司实际上的订舱窗口,这样一来,班列公司的收款得到保证,客户得到更好的服务,一级货代得到垫付资金和提供服务的回报,这和船公司和货代之间的操作模式大致相同。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乱象下的中欧班列补贴 ,是否真该退坡?

补贴一词似乎是中欧班列一直以来甩不掉的标签。从“救之水火”的初衷到后来发展到”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共生关系,期间乱象丛生。为此,中央财政部门开始要求地方政府对中欧班列的财政补贴逐年退坡,具体来说,2018年补贴不超过运费的50%,2019年不超过40%,2020年不超过30%,直至2022年取消补贴。这一政策迫使中欧班列脱离财政补贴的襁褓独立成长,然而一场阵痛在所难免。过度补贴下中欧班列运营乱象丛生,但财政补贴真的应该被完全取消吗?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首趟来自济南的直达列车到达荷兰芬洛!

上周,位于荷兰 (Venlo) 的绿港 (Greenport) 铁路场站收到了来自中国济南市的4列火车。列车满载着来自PVH集团(Tommy Hilfiger和Calvin Klein品牌的母公司)的服饰。在完成约1.1万公里的行程后,它们是第一趟从中国直达荷兰城市的西行列车。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