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运资讯

中国投资希腊两大港口 希腊铁路仍是短板

2016年,希腊国家与中国航运公司中远集团达成协议,将购买比雷埃夫斯港股份公司 (Port of Piraeus S.A,该港口是希腊的第一大港,位于其东南部) 的大部分股份。这一协议印证了两国的合作,而这一合作始于2012年希腊加入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和”17+1合作“(指中国与中东欧17国的合作规划)。希腊这个地中海国家发现了与中国之间的巨大合作潜力,欢迎中国进一步扩大在希腊的业务。然而,如果希腊想在欧亚交通中发挥更核心的作用,就亟需改善其基础设施,尤其要将注意力转向铁路。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集装箱价格疯涨 到底谁在从中获益?

“我从业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么疯狂的事。” 这一感叹来自芬兰集装箱租赁公司O.V. Lahtinen的创始人Osmo Lahtinen,所谓疯狂的事自然是指集装箱在中国和欧美两番截然不同的光景——在亚洲(尤其是中国)一箱难求,在欧美却是堆积如山,以及随之而来的西向集装箱价格疯涨,目前且不说附加费用,一个四十尺的高柜,以上海到鹿特丹为例,光是租赁费就从500美金飙升至1500美金不止,并且涨幅似乎无上限。作为理应在疯狂涨价中赚得盆满钵盈的箱主,这听起来像是坐收渔利时的风凉话,但事实真的如此吗?集装箱价格疯涨,究竟是谁在从中获利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西安–德国穆克兰港线新增短途海运 新丝绸之路延伸至北欧

继今年8月西安–德国穆克兰 (Mukran) 的货运线路服务扩展至荷兰鹿特丹后,现在又新开通了前往瑞典卡尔斯港 (Karlshamn,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 和立陶宛克莱佩达港 (Klapeida) 的短途海运服务,为波罗的海港口的系列服务作了补充。新的短途海运服务将每周一次,双向运行。此外,穆克兰还将易北河港威滕伯格 (Wittenberge) 加入其德国腹地枢纽网络中。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沃尔沃汽车将部分采用铁路运输 中国是目的地之一

沃尔沃汽车、Linears(欧洲铁路物流公司)和DFDS Seaways(北欧最大的海运公司)之间的新合作将大大提升比利时根特港 (Ghent) 及其铁路场站的多式联运水平。由此形成的供应链将哥德堡(Gothenburg,瑞典城市)和根特连接起来,从那里继续运货到意大利、奥地利,并向东到达中国。据估计,这个名为 “Baanbreker 2020 “的项目将使比利时荷兰语区公路上的卡车减少约5000辆,从而促进向铁路的模式转变。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俄罗斯过境补贴新成效!日本货物通过跨西伯利亚铁路运往欧洲

在俄罗斯补贴的支持下,11月18日,一列载有日本货物的新型集装箱列车通过跨西伯利亚铁路开往欧洲。这列火车从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港 (Vladivostok,即海参崴) 出发,现在正驶向布列斯特/马拉舍维奇。在这里,集装箱将被装上窄轨列车,继续前往波兰、德国、荷兰和比利时等目的地。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班列订舱摇号传递了什么信号?热闹之余也应理性看待

班列订舱也开始摇号了?昨天小编的朋友圈被订舱摇号的消息刷屏,有人为抢到热门路线的舱位而乐在其中,也有人观望这场业内盛事,感叹炒作大于实效。回想几年前,各班列公司还在为争夺货源大打价格战,而如今挥起了市场的指挥棒,轮到货代们”一舱难求”。这次班列公司联合发放舱位具体是什么情况?从”需求为王“到”舱位为王”,中欧班列如何在几年间扭转局势?热闹之余我们又该如何客观地看待这件事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马士基在亚欧间的海铁联运服务 增加至每周两次!

马士基再次增加其在亚洲和欧洲之间的联运服务频次;这项亚欧间联运服务名为AE19,2019年7月,第一批货物搭乘这一航线离开俄罗斯远东,通过短途海运和铁路运输的结合,连接亚洲多个始发地和北欧港口。2020年9月,由于需求的增加,该服务升级为每月一次的常态化服务。现在,这一航线增加到每周两次。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Hugo Boss分享:中欧班列为什么受时尚奢侈品青睐?

安全、快速、可持续、可靠,这是铁路运输和新丝绸之路吸引Hugo Boss的核心特征。Hugo Boss Ticino的运输专家Christiano Vecci在2020年欧洲丝绸之路峰会期间分享了公司的经验。其中,他讨论了时尚行业的托运人面临的挑战,以及通过铁路运输时尚产品的限制和优势。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