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如何促使俄罗斯实施一揽子改建计划

在中欧班列开行量不断攀新高的历程中,俄罗斯作为中国与欧洲大陆的必经之地和中转枢纽,是重要的获益者之一。中欧班列带来的丰厚利润让俄罗斯看到了铁路货运的巨大潜力,也为俄罗斯本土铁路行业的基础设施建设升级换代注入了外在的动力。近年来,俄政府积极开展铁运基建,推动运单的数字化改革,以承担更多的货运量,不仅促进了中俄间贸易的纵深发展,更是将野心放在了沟通中欧甚至欧亚的关键角色上。

去年中欧班列就已占俄罗斯过境集装箱运输总量的70%以上,而随着今年新冠疫情的爆发,在海运和空运受限的情况下,中欧班列更是担起国际陆路运输的大任。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中欧中俄班列累计开行5122列,同比增长36%,其中去程为2879列。而仅上半年,中俄班列就开行了700列,远超去年同期水平。然而,中俄班列强劲的发展态势进一步暴露了机车车辆短缺和铁路运输能力弱等问题,深度改造俄罗斯尤其是远东地区的物流基础设施是仍是政策规划的重中之重。为此俄罗斯政府做了哪些努力?

扩建远东铁路主干线

俄罗斯远东地区的铁路网络主要由两条主干铁路——西伯利亚大铁路和贝阿铁路,以及若干条支线铁路组成。西伯利亚大铁路全线9332公里,亚洲境内铁路总长度为7587公里 。贝阿铁路全称贝加尔-阿穆尔铁路,西起西伯利亚大铁路泰舍特站,东至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苏维埃港,全长4300公里。

俄罗斯远东地区两条主干铁路线,上方为贝阿铁路,下方为跨西伯利亚铁路

去年年初,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将对跨西伯利亚铁路、贝阿铁路进行扩建,这一扩建项目在“铁路运输与中转“框架内实施。计划至2024年要将这两条铁路干线的运输容量从目前的1.2亿吨/年扩大到1.8亿吨/年;至2025年要投资81亿欧元,在两大干线上新铺设1500公里的外延铁轨。

今年2月,俄铁公司制定了一个加快现代化改造这两条干线铁路的计划。预计到2023年前投资3.5-4万亿卢布(约合人民币3195-3651亿元),在这些路段增加轨道并扩建陈展,以提高这两条铁路在远东地区海港和边境口岸方向的通行能力,改善当地货运网络。

跨境铁路与海铁联运

目前中国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跨境运输通道主要有三条,分别为:满洲里—后贝加尔斯克铁路、绥芬河—格罗杰科沃铁路、敷设珲春—卡梅绍瓦亚铁路。前两条始建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中东铁路时代,第三条建于20世纪末,以满足不断增长的中俄贸易需求。

俄“滨海1号”和“滨海2号”运输走廊项目主要物流指标 (2017)(图片来自:http://scxyit.com)

中俄陆海联运国际交通走廊中最重要的当属“滨海1号”“滨海2号”交通走廊。其中,“滨海1号”国际交通走廊联结哈尔滨、绥芬河、格罗杰科沃、符拉迪沃斯托克、东方港、纳霍德卡、亚太地区港口,“滨海2号”国际交通走廊联结长春、珲春、克拉斯基诺、波谢特、扎鲁比诺、亚太地区港口。这两个项目于2017年拟定,2018年底正式获批。一旦两条线路的建设完工,则可以弥补东北地区无直接出海口的缺陷,加快与俄远东地区的经贸联系。

口岸建设

俄罗斯在跨境口岸基建上多有不足。在硬件方面,许多口岸基础设施滞后。以绥芬河为例,目前过境货物量已接近俄方最大运输能力,拥堵情况层出不穷;在软件方面,俄滨海边疆区过境口岸联检查验和配套设施滞后,信息化管理水平不高,通关手续繁琐,通常需要耗费数小时。除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已实行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工作制,大多口岸尚未采用这种高效通关作业模式,暂时无法应对激增的货运量。

中国东北与俄罗斯远东边境(图片来自:http://www.sfhmc.com)

今年6月,俄远东地区称将在2024年前使用联邦预算资金对86个边境口岸中的23个进行现代化改造,大部分远东口岸的现代化改造被列入俄罗斯“国际合作与出口”国家专项规划项下的2024年前“国际贸易物流”联邦规划。

8月俄罗斯总理米哈伊尔•米舒斯京在视察远东的口岸建设情况后表示了批评,随后俄罗斯副总理兼总统驻远东联邦区全权代表尤里•特鲁特涅夫指出,他们将商定尝试打造标准项目,根据货物运输量将口岸的建设模块化,以缩短时间。

9月初,俄远东铁路公司负责人与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进喜举行了视频会谈,讨论了边境口岸绥芬河-格罗杰科沃的发展计划。俄远东铁路公司负责人表示,公司计划将格罗杰科沃枢纽站的铁轨延长至71节标准车厢。这将通过增加长度和重量来实现在乌苏里斯克-绥芬河段行驶货运列车,减少在格罗杰科沃站改变列车重量的操作。王进喜表示中方愿意提供帮助以支持铁路的改造计划。

数字化处理能力

与此同时,俄罗斯铁路网的数字化发展势头非常强劲。RZD作为国家铁路运营商,在专业数字平台的帮助下,大幅提高了无纸化处理集装箱的比例。该公司还实施了自己的CRM系统,以改善客户服务的水平。

俄罗斯铁路公司(RZD)于2019年9月启动了Intertran项目。该项目旨在为集装箱运输引入电子托运单,特别是针对包括日本和韩国在内的亚太国家到欧洲的过境运输。上述项目有一些初步的成果。远东铁路公司(RZD在该地区的同名分公司)将以数字方式处理的集装箱比例从2019年底的9%提高到2020年7月的74%。

通过推出新系统,RZD物流公司向大数据又迈出了一步。每个客户都有自己的一个在线账号,里面有关于交易、发货、运输方案等数据。这些都将被应用于开发B2B领域的新线上服务。RZD物流公司正计划将CRM系统与铁路控股公司的其他内部系统进行整合。

中俄贸易纵深发展

中欧班列除了推动俄罗斯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和改造的同时,也加速着中俄贸易的纵深发展。中国自俄罗斯进口的商品主要为能源、资源、原材料、农产品等初级产品,矿产品和木材分别是进口的第一和第二大类产品,并保持着进口额的快速增长,比重在2008年到2019年间从69.5%提高至81.7%,资源型结构继续固化。中国对俄出口商品主要是机电产品、轻工产品、化工业品等制成品,2008—2019年中国对俄出口商品结构相对稳定,机电产品出口额始终位居第一。对中方而言,随着中欧班列辐射范围的扩大,以及在运输成本和时效上优势的进一步凸显,计算机、通信和消费类电子产品等高附加值的商品逐渐取代衣服鞋帽等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成为班列上的主角。而俄方也希望通过提供农产品出口的比重,以优化单一的出口商品结构,随着双方贸易协定的不断落实,农副产品有望成为中欧班列的新货源。

班次X8401的中欧班列通过满洲里国门驶向俄罗斯切尔切斯科(图片来自:哈尔滨铁路局)

而进出口商品结构的调整又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增强俄方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的决心。由于当前两国贸易结构不合理,在远东地区实现创新发展之时,俄方担心两国边界跨境铁路的畅通会使远东沦为中国的“原材料附庸地”,因而不急于改善边境口岸的物流设施现状。因此,倚重资源类商品出口情况的改善能缓解俄方这种投鼠忌器的忧虑心态,因而更大刀阔斧地加强基础建设。

资料来源:中俄资讯网、中央人民政府网站、中国交通新闻网、中国一带一路网、探索新丝路、俄罗斯学刊


作者:史慧琳

编辑:张佳璐

作者:Railfreigh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