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段时间,“缺箱潮”、“抢箱热”愈演愈烈。尽管当前集装箱的洲际不平衡在航运中更为突出,但铁运行业内的担忧依然存在,空箱回运一日不成体系,中欧班列就有重蹈覆辙的可能。目前降低空箱运输成本的解决方案主要有两种:其一是把中欧班列小体量的回程空集装箱纳入到海运大循环中,即以海铁联运的方式运输空箱;其二是更广泛地应用体积更小的折叠集装箱。这两个方案都存在问题:海铁联运虽然更便宜,但更长的运输时间回拖慢空箱回转周期,运价和时效,两者怎么取舍?运输空的折叠集装箱一定比运普通集装箱更省钱吗?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拥堵不只是中欧班列面临的难题,欧洲的铁路运输业也同样“堵不堪言”。从2015年到2018年,欧盟拥堵的铁路轨道总长度几乎增加了一倍。总的来说,欧盟27个国家共有2261公里的轨道上存在拥堵的情况,其中超过一半(1339公里)是铁路货运走廊。这些数字是在欧盟委员会关于铁路市场发展的第7次监测报告中提出的。欧洲铁路拥堵程度翻倍!尤其是西欧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欧洲各国对铁路的未来投资规划 都在这里啦!

铁路在解决日益增长的交通需求、解决交通拥堵、燃料安全和低碳化等领域都发挥着关键的作用。除此之外铁路已被证明在这个新冠肆意的非常时期,是一种稳定的交通运输工具。这些都是欧洲乃至全球政府大力投资铁路产业的原因。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世界的两级:一面是新商业力量崛起 一面是老牌企业倒下

在全球经济受疫情重创而低迷不振的2020年,中国或许是全球唯一一个经济正增长的国家。1月18日,2020年中国经济年报公布,中国突破了GDP一百亿大关。在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和出口)中,出口明显高于预期,规模创历史新高。而且随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和中欧投资谈判的完成,进出口贸易有望稳步增长,这意味着跨境运输,尤其是中欧班列,将在未来大有作为 。然而,在世界的另一端–欧洲,一些重要的运输服务正在面临破产,政府的财政资金也捉襟见肘。今天就以两个故事来聊聊两个迥然不同的局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新政出台 欧洲短途卡车运输价格预计翻倍

欧洲议会于去年7月通过了《机动性一揽子计划》(Mobility Package 1),其中针对参与国际运输的卡车司机和运输市场准入条件出台了多项新规定,这些规定将于2022年初实施。国际公铁联运联盟 (UIRR) 对其影响进行了评估。结果表明,新规则可能会导致欧盟境内短途卡车运输价格翻倍,这对联合运输行业来说将是致命打击。通常来说,货物搭乘中欧班列或以海运和空运的形式抵达欧洲场站后,大多会使用卡车完成“最后一英里”运输,欧盟新公路运输规则的落地将同样意味着中欧运输整体成本的提高。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脑洞:平衡东西向货量 能否依靠欧盟出口过境国?

中欧班列的总开行量屡创新高,但“多去少回”的运营现状依然制约着班列的稳定和长足发展。究其原因是东西向货量的失衡,而根本上映射的是中欧产业结构的差异和贸易往来的不对等,这短时间内很难有釜底抽薪式的破局法。但如果欧盟出口到中国的货源无法载满回程班列,那么能否退而求其次,考虑以欧盟向主要过境国(俄罗斯和波兰)的出口来填补空缺呢?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曲线救国的脑洞有多少可行性吧。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