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接荷兰”系列研讨会第二场“从农场到餐桌—生鲜食品供应链管理”将于7月30日(周五)北京时间14:30-17:00在线上线下联动举办,这一专题研讨会由荷兰王国驻重庆总领事馆、荷兰国际物流协会和Road2Holland联合体主办,由Promedia出版集团、四川省供应链服务行业协会和渝威国际承办。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一名14岁的女孩跳上一列货运火车,在列车行驶了70公里后跳下。事件发生在德国巴登-符腾堡联邦州 (Baden-Württemberg) 的埃特林根-斯塔特 (Ettlingen-Stadt) 和奥芬堡 (Offenburg)之间的路线上。在到达奥芬堡后不久,这名女孩在火车仍在行驶时跳下了火车,造成她头部一个开放性伤口,身体其他部位也有擦伤。幸运的是,经过医疗救治,女孩的健康状况良好,并已安全回家。德国14岁女孩跳上货运列车 结果…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7月19日(星期一)立陶宛城市考纳斯新建的多式联运场站KIT正式启用,该场站是北海铁路项目 (Rail Baltica) 的一部分。同一天,第一列满载集装箱和半挂车的火车从荷兰蒂尔堡的GVT场站抵达。这项新列车服务于上周开通,每周运行两班。从9月起,运行频次将增加至每周三班。蒂尔堡-考纳斯列车首发!中欧班列新过境枢纽已具雏形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专门为中欧铁路运输设计的大容量集装箱40’SBOT即将被投入使用。新式集装箱由波兰物流公司Laude Smart Intermodal S.A.设计,据该公司的多式联运发展总监Maciej Cetnerowski介绍,相比起普通的40尺高柜,40’SBOT集装箱的特殊设计使其容量增加了25%-30%。中欧班列专用的新式集装箱将被投入使用 容量增加30%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郑州遭遇历史性洪灾 中欧班列运营受到什么影响?

7月20日,郑州遭遇有记录以来持续性最强降雨,引发严重洪灾,交通中断。目前已有12人遇难,逾十万人转移避险。郑州中欧班列的运营也受洪灾影响,目前郑州市内卡车停运,班列的最后一英里运输受阻。中欧班列集结调度指挥中心发布消息称,由于郑州水害,大量班列难以成行或在途中滞留,提醒各铁路局高度重视,及时采取应对措施。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喜报!最铁运受邀在“新疆-丝绸之路门户”交流会上发言

7月14日(周四),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与中国驻瑞典使馆和瑞典“一带一路”研究所共同举办“新疆是个好地方——丝绸之路”网络视频研讨会。最铁运RailFreight作为物流专家,受邀在研讨会上以“新疆–新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枢纽”为题发表演讲。国内外重要媒体竞相报道。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货量新纪录 土耳其成为欧洲和中亚间的重要中转站

阿塞拜疆铁路公司旗下的ADY集装箱公司,扩大了与土耳其铁路公司官方运营商Pasifik Eurasia的合作。两家公司正在建立一个新的项目,ADY集装箱公司将把货物从阿塞拜疆运到土耳其,然后由Pasifik Eurasia将把货物运到欧洲。在这一合作下,由Pasifik Eurasia运营的伊斯坦布尔和匈牙利之间的第一列火车已经启程了。该列车将在匈牙利重新装货,然后返回土耳其。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合肥中欧班列首次抵达德国威廉港 带你一起云接车

首趟来自安徽合肥的班列于7月13日顺利抵达德国唯一的深水港威廉港。列车搭载100标箱的货物,其中超六成为合肥本地货,如白色家电、机械零配件、汽车零配件等。威廉港所属的下威克森州与中国尤其是合肥,有着密切的经贸联系。该趟班列的抵达,意味着合肥中欧班列版图的进一步延伸,以及下萨克森州和安徽友好省州关系的构建。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顶级行业峰会|这个金秋 让我们相约波兰罗兹

2021欧洲铁路货运峰会(波兰)将于9月1日和2日在波兰罗兹市 (Łódź) 举行,峰会采取线上线下联动的形式,届时行业精英、欧洲政要、专家学者将集聚一堂,前往当地重要的物流中心进行实地考察,并共同探讨波兰作为欧洲多式联运中心和新丝绸之路首要过境国的发展近况与未来愿景。借着峰会即将开幕之际,我们来说说波兰和其中部的交通重镇罗兹吧!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国和英国间的海铁联运仅用时14天 秘诀是什么?

自从英国脱欧协议生效后,中英班列以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作为转运点,开启了新征程。除伊明汉姆港 (Immingham) 以外,船只现在从加里宁格勒行驶到了费利斯托港 (Felixstowe) 。很快,蒂尔伯里 (Tilbury) 将被加入到这一网络中。是什么让这条线路如此受欢迎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甘肃武威不走寻常路?携手格鲁吉亚开发中欧班列南线

疫情期间,中欧班列似乎走到哪都堵,延误十天半个月都见怪不怪。北线主线走不通,那就南下看看。中欧班列的南线是条海铁联运线,经新疆、哈萨克斯坦,横跨里海,再经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直至欧洲。而这条替代线路的“伯乐”可不止沿线的中亚国家,古丝绸之路的要冲甘肃武威也对其发展不遗余力。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俄罗斯-印度铁路走廊上 伊朗怎么拖了后腿?

在备受关注的俄罗斯-印度铁路走廊上,伊朗的缺失环节可能还会继续缺失一段时间。政府在建设阿斯塔拉 (Astara,阿塞拜疆) 和拉什特 (Rasht,伊朗) 之间的铁路线时不是很果断,因为这条线路需要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其他基础设施配合,才能发挥主导作用。然而,两国的社会不稳定因素正在影响着线路的建设和完善。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芬兰赫尔辛基能否成为下一个加里宁格勒?

芬兰赫尔辛基完全有实力成为下一个中欧货运门户。在新丝绸之路上的芬兰运营商眼里,它现在已经承担起了枢纽作用。由于赫尔辛基靠近芬兰-俄罗斯边境,并且与欧洲港口有着广泛的连接,它在欧亚走廊上无疑有着很大的潜力。它是否和加里宁格勒一样,成为繁忙的马拉舍维奇-布列斯特边境口岸的下一个重要替代者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中国-比利时列日线将延伸至安特卫普港

7月7日,比利时安特卫普港和列日港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旨在促进它们之间的多式联运内陆连接。在他们的计划中,铁路在加强货运连接和优化货物分拨上具有突出的作用。然而,正如安特卫普港所提到的那样,两个港口的铁路连接很有可能不仅仅局限于比利时境内。具体来说,计划包括将中国和列日之间的线路延伸到安特卫普。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土耳其-中国线路的运营商被质疑“走了后门”

30家土耳其物流公司正在联合起来,以改善该国铁路货运的竞争环境。他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土耳其国家铁路公司 (TCDD Taşımacılık) 扰乱了市场的公平竞争和透明度。具体而言,他们指责土耳其国铁内定一家公司作为其运营商,同时还为其提供了其他公司所没有的额外利益。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