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沃汽车、Linears(欧洲铁路物流公司)和DFDS Seaways(北欧最大的海运公司)之间的新合作将大大提升比利时根特港 (Ghent) 及其铁路场站的多式联运水平。由此形成的供应链将哥德堡(Gothenburg,瑞典城市)和根特连接起来,从那里继续运货到意大利、奥地利,并向东到达中国。据估计,这个名为 “Baanbreker 2020 “的项目将使比利时荷兰语区公路上的卡车减少约5000辆,从而促进向铁路的模式转变。沃尔沃汽车将部分采用铁路运输 中国是目的地之一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随着中欧班列的逆势增长,重要的过境口岸频频传来货量攀升的捷报。然而欣喜之余,随之而来的口岸拥堵和货物积压也在制约着班列的时效。阿拉山口和霍尔果斯口岸的拥堵似乎成了“司空见惯”的现象,而造成拥堵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哈萨克斯坦方面接车能力有限,其基础设施上的不足如车板短缺等使其处理过境货物的能力趋于饱和,基础设施的现代化改造仍跟不上需求的快速增长。因此,发展优良的替代路线成了众望所归。是时候把目光转向另一个中亚国家—乌兹别克斯坦,古时它就是丝绸之路上商队的重要汇合点,其地理区位优势不言而喻。近年来,乌兹别克斯坦希望重登历史舞台,为成为欧亚铁路运输新的过境点做出了不少努力。中哈边境拥堵 过境乌兹别克斯坦或将成为有效替代方案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在俄罗斯补贴的支持下,11月18日,一列载有日本货物的新型集装箱列车通过跨西伯利亚铁路开往欧洲。这列火车从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港 (Vladivostok,即海参崴) 出发,现在正驶向布列斯特/马拉舍维奇。在这里,集装箱将被装上窄轨列车,继续前往波兰、德国、荷兰和比利时等目的地。俄罗斯过境补贴新成效!日本货物通过跨西伯利亚铁路运往欧洲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铁派视角看RECP协议 东盟与中欧班列的联系大盘点

最近激动人心的大事莫过于RECP协定的签署,这项由东盟发起、覆盖全球约三分之一经济体量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经过8年的谈判,于11月15日正式签署,参与国家包括中国、东盟10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这一协定下,成员国承诺将降低关税、开放市场、减少标准壁垒。本着平衡利益的原则,RECP协定对经济相对不发达的东盟国家予以适当倾斜。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市场研究:托运人对亚欧间的铁路运输怎么看?

在运输方式的选择上,除了来自物流服务商的建议,托运人也有自己的考虑。为什么使用亚欧间的铁路运输?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巴克国际咨询公司面向托运人们做了一项研究。负责人Kees Verweij在上周举行的2020年欧洲丝绸之路峰会上分享了这项研究的结果。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德铁与UTLC讨论:加列宁格勒路线发展的关键是吸引东向货量

途经加里宁格勒的多式联运路线上的运营商希望看到与途经马拉舍维奇-布雷斯特的主要路线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其提高竞争力。目前,这条经由波罗的海上俄罗斯飞地的路线已经是增长最快的替代路线,但可以在价格上做到更具吸引力。这是在2020年欧洲丝绸之路峰会上得出的结论。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解决中欧班列东西向货量不平衡 光靠中国的努力还不够

2020欧洲丝绸之路峰会已于昨日顺利落下帷幕,在这两天时间里,中欧物流专家们发表了对行业的深刻认识和独到见解,与会的企业代表们也进行了广泛的业内议题探讨和商业洽谈。疫情之下,联系变得格外珍贵,感谢所有伙伴们的参与和支持,扩宽了思路也好,人脉也好,我们都希望您此次线上欧洲行有所收获。同时也欢迎在我们后台留言,说说这次参与峰会的感受。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班列订舱摇号传递了什么信号?热闹之余也应理性看待

班列订舱也开始摇号了?昨天小编的朋友圈被订舱摇号的消息刷屏,有人为抢到热门路线的舱位而乐在其中,也有人观望这场业内盛事,感叹炒作大于实效。回想几年前,各班列公司还在为争夺货源大打价格战,而如今挥起了市场的指挥棒,轮到货代们”一舱难求”。这次班列公司联合发放舱位具体是什么情况?从”需求为王“到”舱位为王”,中欧班列如何在几年间扭转局势?热闹之余我们又该如何客观地看待这件事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马士基在亚欧间的海铁联运服务 增加至每周两次!

马士基再次增加其在亚洲和欧洲之间的联运服务频次;这项亚欧间联运服务名为AE19,2019年7月,第一批货物搭乘这一航线离开俄罗斯远东,通过短途海运和铁路运输的结合,连接亚洲多个始发地和北欧港口。2020年9月,由于需求的增加,该服务升级为每月一次的常态化服务。现在,这一航线增加到每周两次。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