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制裁下,俄罗斯铁路聚焦南向和东向货运

由于欧盟的制裁和经济形势的发展,铁路运输对俄罗斯来说愈发重要,货物流向也从西向转为东向和南向。这是俄新社从俄罗斯国家铁路物流 (RZD Logistics) 公司获得的消息。

根据该公司的说法,在当前局势下,由于备件、维修费用以及机队/车队更新难度的增加,空运和公路运输的运力将逐渐减少,价格也将随之上涨。而俄罗斯的铁路运输设备相对较新,且其配件的生产本地化程度高,能够满足增长的运输需求。

而从铁运方向上来看,由于与欧盟的边境被关闭,几乎所有与跨越欧洲边界无关的线路都迎来了更旺盛的运输需求,尤其是中俄双向班列,以及连接印度的南北国际货运走廊 (INSTC)。

货流转向

俄铁物流公司 (RZD Logistics) 调整货物流向的总趋势是增加与南边(过境里海/黑海、南北国际货运走廊)和远东的进出口货物。“我们观察到,出口和过境哈萨克斯坦与白俄罗斯的需求增加了两倍,过境阿塞拜疆的线路也开始崭露头角。来自伊朗、印度和阿联酋的货物可以经由阿塞拜疆运输,这相比起经苏伊士运河的海运线来说更快,成本也更低。” 该公司表示。

自然垄断问题研究所(IPEM)货物运输研究部主任Alexander Slobodyanik认为,市场正在发展两个新兴的多式联运方案,一是从南部的新罗西斯克港 (Novorossiysk,位于

黑海沿岸)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在“清洗” (cleaning,这里指的是针对欧美制裁的合规货物运输)之后前往目的地;另一是从俄远东的海参崴前往韩国的釜山港等港口,再进一步分拨。

新兴目的地

既然与欧洲国家的进出口贸易受到制裁限制。俄罗斯正越来越多地将其注意力转移到中国和其他的亚洲贸易伙伴身上。

根据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2022年前三个月中俄贸易额为382亿美元,同比增长28.7%。由于结算方式等阻碍,增速稍有放缓但仍居高位。专家预测,今年两国贸易额仍可能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从铁路来看,前不久俄罗斯铁路公司与中国铁路公司达成协议,将逐步增加边境口岸的列车通行数量。与3月相比,4月满洲里的过境交通增加了27%,绥芬河则增加了10%。

此外,俄铁物流对发展与哈萨克斯坦乃至欧亚经济联盟国家的货运也早有打算。该公司于2021年在哈国的努尔苏丹 (Nur-Sultan) 设立了分部,并在乌兹别克斯坦创建了一个合资企业,使用自有的冷藏箱车队,为该地区的蔬果、冷冻品和药品等提供铁路冷链物流服务。

(注:欧亚经济联盟EAEU包括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及俄罗斯五个成员国,以及古巴、摩尔多瓦和乌兹别克斯坦三个观察国)

集装箱流转

由于大量海运公司的离场,俄罗斯境内正面临着集装箱短缺,据估计,缺口达20万至30万个集装箱。俄铁物流表示,为了摆脱设备短缺的困境,进口班列费率将下降,以鼓励更多的集装箱货物进入俄罗斯,而出口到中国的运输费率将上涨。但随着新海运玩家的入场,市场又会集中涌入一批新的集装箱。而欧洲和跨国公司切断俄罗斯业务后带来的市场空白,对当地企业和其他欧亚物流公司意味着新的发展机遇。

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