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同行最期待的2023变化是什么?

© Unsplash Pat Whelen

2023序章拉开之时,最铁运采访了十位铁运同行,交流了他们对于已来的2023的期待。

疫情已经渐渐出现了消退的雏形,欧洲订单量也在抢单潮中感受到了新的希望。与此同时中欧班列的实效性成为了很多同行关注的重点,新开通的全程时刻表列车,新运输模式的升级,这些都成为了大家谈论的重点。对于2023年的信心,都能在以下的视频里窥见一瞥(详见微信公众号)。

2023期待

欧陆通:我们希望这个政策方面当然是一如既往的得到国家相关部委的支持。第二个就是希望疫情的影响尽快的消退,我们也可以和境内外的客户做好进一步,有可能的面对面的沟通。第三,我们也是希望在中欧班列的运营上可以开发出更多的线路,在现有的线路上保持好这种时效的及时性以及运输的稳定性。

邦达天原:因为现在的中欧班列的模式有一点还是以中国方向为主导的一个订舱的。那么未来我们希望就是说有更多的欧洲企业能够加入到其中,然后毕竟今天我们还是在商言商,能够尽量把政治因素降到最小,我们希望能够在一个比较平缓的一个模式下去运作。因为任何一个过山车的模式,无论对哪一方来讲都不是一个很好的模式。

甘肃中欧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我对2023中欧班列的最大的期待,就是让我们更多的欧洲的客户能够从根本上:无论是在宣传上也好,还是大家信心上面也好,都增加对中欧班列的信任度,增加对中欧班使用中欧班列的信心。同时我们也愿意跟欧洲同行一道,在中国的西部为我们更多的欧洲货品在中国提供免费的保税货物的堆存,包括免费的一些集装箱的堆存。我们会以最低的配送,通过铁路也好,公路也好运达到中国的其他地区,我们希望每一个同行都能够为中欧班列能做出一定的贡献。

渝新欧:还是希望欧洲能够在我们去回程货源的上面加大一些发掘的力度。加大对中国一些高端的产业的合作,包括一些产业在中国的落地,境外班列境外场站的一些合作,这些我觉得都是可以深入的。

雷鸣:作为一个俄罗斯公司来说,其实我们最想要的就是结束对俄罗斯的制裁。我们也期待与欧洲的伙伴来进行更多的合作。公司虽然处于中国,但是实际上鉴于欧洲和俄罗斯的贸易量也是非常大的,我们也希望看到这一部分业务再次复苏起来。

NSR Intermodal:我们对2023年的期望,希望世界变得和平,乌克兰的战争能够尽快结束,以便人们能够回到工作和普通生活。然后希望经济能够重归全球化。制裁能够越来越少。因此,人和货物都可以如从前一般,自由得移动,这是我的期望。

武汉汉欧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一是加强中欧物流企业交流沟通,促进双方深度合作,在欧洲场站海外仓等领域拓宽合作路径,创新合作模式,促进中欧班列产品更加专业化个性化。

二是推动中欧物流企业的信息共享。目前还存在一些信息滞后不对称的情况,希望能在物流信息共享方面给予支持,助力我司及时了解欧洲物流市场动向。

上海拓铁:我希望所有的欧洲客户,包括同行,货主,能够很理性的看待这个产品。理性的看待,不管是能源的紧张,还是地缘政治带来的观念冲突,甚至不可协调,不可容忍的一些地方。我觉得在所有的大前提下还是要撇开所有的障碍,认清产品的本质。例如正常的空运,也依然会途径部分俄罗斯领空。我是比较希望大家能去客观的看一下对于自己硬性需求,从这部分角度去考量是否可以去重新选择中欧班列线路。

T.H.I台骅:西安最近新推出了到德国杜伊斯堡的快讯服务,再次提速到10天左右,我们的希望和愿望是更多的类似这样的全程时刻表班列。毕竟就中欧班列业务而言,时效性是最核心的价值,而服务的稳定性决定了市场的接受程度和推广的最终结果。介于海运和空运的第三种运输方式,中欧班列的实效是它的核心竞争力,因此我们也希望在2023年有更多的中欧班列可以实现快的时效,比如10天12天然后就到达目的地这样的。

中菲行:西安最近新推出了到德国杜伊斯堡的快线服务,再次提速到十天左右,我们希望类似这样的全程时刻表班列能够更稳定的推行,毕竟就中欧班列业务而言实效性是最核心的价值,而服务的稳定性决定了市场的接受成都和推广的最终结果。

作者:Chengfan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