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分得中欧班列的蛋糕 你都不知道北欧有多努力

中欧班列的时效性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沿途各国铁路系统的差异,列车驶过独联体的宽轨段,经过复杂且耗时的换装操作后进入欧洲的标准轨段。但麻烦并没有结束,由于欧洲各国的技术标准千差万别,列车仍然无法在欧洲段畅行无阻,这就是为什么业内总说“最后一英里”是中欧班列的顽疾。但北欧的情况却截然不同,为了实现在新丝绸之路上的雄心壮志,挪威、瑞典和芬兰三国致力于完善其铁路系统的兼容性。今天就来认识一下这块默默为加入新丝绸之路而努力、其运输潜力却还没有被业内充分挖掘的宝地吧!

首趟前往北欧国家的中欧班列于2017年11月开行。列车从芬兰城市科沃拉出发,满载机电设备、食品、纸浆等货品,途径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到达西安港。2018年,合肥–芬兰赫尔辛基线进入常态化运营。去年秋季,重庆也加入到与芬兰的连接线上,并将物流版图延伸至了挪威的纳尔维克港。而年底,西安也不甘示弱,开通了直达挪威奥斯陆港的多式联运线路,该线路以备受关注的加列宁格勒作为转运点。近日,从芬兰赫尔辛基到苏州、宁波和济南的新服务在刚推出不久就被一抢而空。从这一系列发展中足以见得,北欧正在成为中欧班列的新兴目的地。

国内的物流枢纽城市与北欧建立联系的热度之所以不断攀升,离不开北欧三国在铁路设施建设上的努力与合作。三国最重要的合作项目叫做“北欧铁路门户” (Nordic Railgate),主要目的在于将目前已有的西安-芬兰科沃拉线通过瑞典的哈帕兰达 (Haparanda),延伸到挪威最北部的港口纳尔维克港,并最终连接广阔的北美市场。

在这一新丝绸之路的宏图伟业上,三个国家各有分工。芬兰境内有宽轨和标准轨两种轨道,并且直接与俄罗斯的跨西伯利亚铁路相连,是亚洲货物进入北欧市场的门户和转运点。而挪威和瑞典使用标准轨,货物由芬兰进入,利用俄罗斯的铁路设施换装后途径瑞典,到达挪威。而挪威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可以理解为欧洲的出口,通过海运有望将陆上新丝绸之路的版图扩展到美国和加拿大。

芬兰:门户

目前,芬兰在合作项目中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作为俄罗斯的邻国,芬兰是通往泛西伯利亚大陆桥的门户。而科沃拉铁路货运站的建设是重要一步。该站第一阶段的施工将于2022年底完成,届时,科沃拉铁路和公路枢纽站(Kouvola RRT)将成为一个高效且具有竞争力的多式联运枢纽中心,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国内和国际交通需求。”

科沃拉 Innovation Oy公司的销售经理Harri Mustionen说:“我们的场站将本着开放性的原则迎接客户,此外,我们可以承接超过一公里长的火车进站。”

如今,科沃拉和西安之间的火车已经成为北欧丝绸之路的一部分,为中国与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之间建立了重要的铁路联系。科沃拉的 Innovation Oy公司希望将这条路线延伸至芬兰北部的奥卢。“奥卢有一个现成的的现代化综合场站,能够实现铁路与公路运输之间的货运流转,目前的‘科沃拉–奥卢–托尼奥–哈帕兰达线路’也是双向的”,Mustonen说。

挪威:出口

先从挪威说起,Nordic Railgate合作协议中,挪威的代表是纳尔维克港口。这是该国最北端的港口,也是挪威唯一一个与境内铁路网络连接的港口。挪威希望通过这一合作,将三文鱼通过铁路运往中国。而当前,北欧的生鲜食品主要是空运或海运的方式来到中国市场。

不只是出于运输三文鱼的考虑,在纳尔维克港首席执行官Rune Arnøy看来,铁路连接对港口是一个很好的补充。“铁路连接有助于纳尔维克港成为挪威的多式联运枢纽,创造更多的机会。比如作为挪威唯一一个连接北大西洋的港口,而且没有周边港口那么拥挤,我们可以借此展开与美国和加拿大的合作。”

瑞典:连接

挪威拥有港口,芬兰充当门户,而夹在中间的瑞典看似有些不伦不类。然而,途径瑞典哈帕兰达的铁路线是整个合作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哈帕兰达市行政总监GöranWigren说:“是这条线路将我们串联在了一起。”

他进一步解释道,哈帕兰达线的建设对合作来说至关重要。这条线全长165公里,两端分别为瑞典的博登(Boden) 和哈帕兰达,其中一段支线(哈帕兰达-托尔内Torneå支线)在芬兰境内,是瑞典通往芬兰边境的唯一铁路。这条单轨线仅向货运列车开放,自2013年投入运营以来,大大增加了北欧国家之间的货运量。

中国和北欧贸易

除了大家熟知的挪威三文鱼以外,中国和北欧之间还有着广泛的贸易往来。

就瑞典而言,中国是瑞典的第八大出口市场,主要以机械和设备 (33%) 为主,同时,医疗、医药产品和车辆也占出口的很大一部分份额。“瑞典的汽车工业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中国制造。目前有很多两国合资的汽车制造商,因而有大量整车和汽车零配件可以在这条线路上流转。”而在进口方面,中国是瑞典的第七大贸易伙伴。同样以机械和设备(38%)为主,服装的份额位列第二 (11%)。这些都是铁路运输的优质货源。

就芬兰而言,芬兰主要向中国出口基础产品 (44%) 如纸浆等,此外,工业机械产品是第二大类别,占出口的近三分之一。芬兰同时也有大量的产品采购自中国,主要是电子产品和其他机械和设备(2019年前9个月占总贸易额的53%)。

总之,有了日益完善的铁路基础设施、频繁的贸易往来和紧密的合作,北欧新丝绸之路未来可期!

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