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耗资90亿美金在建的铁路 有望替代苏伊士运河吗?

三月底发生的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有两大后果。首先,它扰乱了全球供应链,其次,它使一个有趣的问题浮出水面:即繁忙的苏伊士运河可否有替代铁路?埃及连接艾因苏赫纳港 (Al Sokhna )和阿拉曼港 (El Alamein) 以及红海和地中海的高速铁路线再次成为业内焦点,该铁路有望获得巨大收益。

艾因苏赫纳港-阿拉曼港铁路已经筹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2020年9月,一个由多家公司组成的埃及-中国联合体获得了施工招标。更确切地说,组成该联合体的公司包括:萨姆克里特工程师和承包商公司 (SE&C)、阿拉伯工业化组织 (AOI)、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 (CCECC)、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 (CRCC) 和西门子交通集团。

连接艾因苏赫纳港和阿拉曼港是一个大型项目,对客运和货运来说都是如此。然而,在苏伊士堵船事件之后,它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业内认为繁忙的苏伊士运河运输的部分货量可以转移到这条铁路上,它不仅能在危机时期做出贡献,而且也是传统欧亚海上运输的一个优质替代方案。

红海到地中海

然而,该项目不太可能彻底改变苏伊士运河周围的运输格局。相反,在北非国家更广泛的投资和发展计划的背景下,客运交通是它的首要服务对象。当然,货运也将从中受益,但将其作为苏伊士运河的替代路线并不是项目启动的由头,而只是项目惠及的一部分。

艾因苏赫纳港的鸟瞰图

该项目本身旨在建造一条534公里长的铁路线,连接红海港口艾因苏赫纳港和阿拉曼港,列车还将经过埃及的新省会开罗Six of October、博格阿拉伯 (Borg Al-Arab) 和亚历山大 (Alexandria)。项目总投资将为90亿美元。同时,该项目将建成自1854年以来对中东地区和埃及主要铁路企业来说,最大和最长的铁路线。这条线路上的列车将能够以每小时250公里的速度运行。

此外,作为整体规划的一部分,相关的中国公司将与埃及国家铁路工业公司(NERIC)合作,在东塞得港工业区共同制造火车车板。

翻版苏伊士运河

SE&C的首席执行官Sherif Nazmy曾在埃及媒体上表示,该铁路项目可以作为内陆苏伊士运河发挥作用,运输时间仅为3小时。的确,通过铁路连接两个不同的海域,可以在货物运输中发挥重要作用。然而,所谓苏伊士运河的铁路替代方案能否落地,如果能,又是以何种方式呢?

让我们首先分析一下该地区运输的技术问题。长荣公司的集装箱船在运河中搁浅时,载有18000多个集装箱。要通过铁路运输这样一艘船的货物,需要相当数量的火车。但是这并不日常运输需要忧心的问题。经过苏伊士的船舶平均携带约1500个集装箱,如果能充分利用基础设施,保证列车的准点率和发车频率,处理这个数量的集装箱对铁路来说还是游刃有余的。

然而,想当然地用几趟货运列车来分装整艘货船的货物,在实际操作上并不可行。因为除了整个行程的3小时以外,托运人和物流公司还需要考虑到在转运和装卸程序中花费的时间,这些程序个个不是省油的灯。再考虑到中间的停顿,那么从红海到地中海的整个过程将比最初估计的时间要多得多。然而,确定它是否能比船舶穿越苏伊士河的12小时行程更快,还需要在实践中检验。

艾因苏赫纳港-阿拉曼港铁路

补充服务

除了上述的一切,根据项目协调人的说法,内陆苏伊士运河最多只能承担其海运量的5%。这意味着,它能从海上转移到陆地上的货物量很有局限,显然不能成为一个有竞争力的替代方案。

不过,也有其他的可能性。例如,在该地区,一个活跃和可靠的铁路连接可以在类似于3月的紧急情况下推动全球供应链的发展。此外,它还可以在未事先规划的紧急专用服务中发挥作用。最后,这条铁路是对特定产品的运输也有好处。欧亚海上运输承担着多种货物的运输,其中许多是敏感货物,货主通常需要支付额外的费用。而如果向他们提供一个更快速连接地中海的替代方案,这些货物的运输可能部分使用廉价和可控铁路进行。

不过,如果上述所有情况都失败了,该项目对埃及和北非仍将具有重要意义。不可否认的是,这是埃及在基础设施和铁路服务方面的一个重大升级,据说会提高运输效率。此外,它将连接重要的经济中心和两个贸易活动频繁的海洋盆地。艾因苏赫纳港-阿拉曼港铁路项目可以成为非洲铁路货运的催化剂,并有望在欧亚运输中发挥一定作用。

相关阅读:分享:欧洲港口即将面临交通拥堵 如何向腹地高效分拨货物?

苏伊士运河又出事故 计划建替代铁路?鹿特丹港面临暴风前的平静 

作者:Papatolios, Nik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