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的这个新场站 能给马拉舍维奇分流多少?

克里扎努夫场站 图源 © Linkedin Mariusz Dąbrowski

乌克兰战争的爆发让马拉(Malaszewicze)场站的流量最初直降20%,但随着市场信心的逐渐回温,以及过境加里宁格勒的重重阻力,马拉的流量正在逐渐回升。拥堵会再度出现吗?距离马拉北上约120公里的新场站或许能给出答案。

对于很多中国铁运人而言,克里扎努夫场站(Terminal Chryzanow)还是一个新鲜的名字。七年前,克里扎努夫场站还是一片空地,经过两年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三年的合规文件审批,场站于2020正式投入使用。波兰的中欧班列专家,Forward Jakub Radola商务经理盛明文(Mieszko Strugala)介绍说,目前克里扎努夫场站是波兰和白俄罗斯边界上,除了马拉以外,唯一适合处理多式联运的陆港。场站可以同时操作来自白俄罗斯的宽轨班列和欧洲标准轨班列,因此业界也将其看作可以替代马拉的一个新场站。

然而两年的时间已过,最铁运在国内的铁运圈中询问了一圈,大家纷纷表示对于这个新场站要么是不熟悉,要么就是没有具体实操。无人问津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未来通行波兰的流量中,他又能为马拉分担多少呢?

Chryzanow 场站图片 图源 © Andrex logistic

场站概览

目前波兰与白俄罗斯交界共有五个场站,然后只有三个投入使用,其中只有两个能提供多式联运服务。克里扎努夫场站作为边境上的新秀优势也很明显。首先他无需承接客运的流量;其次换新的铁轨提升了对于班列的承接能力,目前场站能够成熟60公里每小时运行的班列,最大火车长度可达1050米,相应的每轴可承受的重量达235千牛。第三目前口岸能够实行完善的清关手续。

这是克里扎努夫场站的投资人之一,奥斯特罗夫斯基(Tomasz Ostrowski)本月在德国杜伊斯堡落下帷幕的第六届欧洲丝绸之路峰会上所做的介绍。然而该场站的短板也很明显,西向的铁轨目前并没有实现电气化,并且没有未来的电气化改造的计划。除此之外,在业界的实操过程中,克里扎努夫场站也有新的短板正在浮现。

容量有限

盛明文介绍,作为国际陆港的克里扎努夫场站显然在堆场面积上受到了局限。由于场站狭长,所以主要适合于班列至班列的直接转归操作,并不适合集装箱在场站进行堆放储存。此外,场站没有集装箱正面起重机,虽然有一个龙门吊,但是因为高度较低,也使其操作能力受到了限制,无法帮助陆港扩充容量。

集散受阻

盛明文还提到,有限的堆场容量也对场站里柜子的集散产生了影响,主要与拖车派送有关。因为拖车派送经常需要等待集齐一定柜子的数量,小容量也因此加大了等待的时间。与此同时克里扎努夫场站缺乏拖车公司与司机。盛明文介绍,此前在实操中他们会从马拉直接安排司机到克里扎努夫场站提箱。这种解决方案在体量小的时候还可行,一旦碰上了大批量的箱子派送,就会出现调度上的瓶颈。也因此若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场站需要建设新的整箱至整车运输(FCL-FTL)仓库来解决柜子的集散问题。

清关痛点

清关也出现了一些阻碍。盛明文还提及先前波兰-白俄罗斯边境的Siemianowka海关无法进行植物检疫(phytosanitary)检查,这也对运输植物检疫(phytosanitary)产品的货代产生了较大的挑战。好消息是今年三月份,场站已经配备了相应的植物检疫海关清关程序,这个先前盘旋的清关痛点也能就此迎刃而解。

但无法否认的是,若想替代马拉分散流量进行拥堵, 克里扎努夫场站需要做的还有很多,从容量扩充到集散调度扩充。未来是否成为后起之秀在波白边境异军突起,市场会给出答案。

相关阅读:

作者:Chengfan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