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再现船只搁浅 是时候转向中欧班列了?

荣耀号搁浅 图源 © 推特 @SuezAuthorityEG

1月9日,一艘从土耳其出发的货船于苏伊士运河搁浅,货船目的地为中国。不过好在搁浅只持续了几个小时,目前苏伊士运河已经恢复了通行。

据外媒报道,这艘运载乌克兰玉米的货船从土耳其驶往中国途中,1月9日周一在苏伊士运河搁浅,几小时后被四艘拖船协助浮起。据苏伊士运河方面称,这条海上通道的交通没有受到大的影响。

虽然是虚惊一场,但是苏伊士运河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环球供应链的神经。而这一艘“荣耀号”货船长225米,宽32米,虽然对比2021年被卡苏伊士运河的“长赐号”(长400米,宽59米)略显清瘦,但船上所运送的近66000吨乌克兰玉米对于粮食供应链而言依旧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而近两年前苏伊士运河所发生的“长赐号”搁浅事件持续了整整六天,仅仅对于埃及而言每天关闭运河的损失就达到了1200万至1500万美元,一夜之间全球12%的商业活动被迫取消,而对于保险公司而言每天有数十亿的海上贸易损失。因此对于很多的货主而言,在苏伊士运河堵塞的余震中,很多人都开始探头张望从中国至欧洲供应链运输的另一种选择,中欧班列。

可替代吗?

在长赐号苏伊士事件发生后的一个月内,中国-欧洲铁路货运服务需求出现了增长。这是货运代理和物流供应商U-Freight集团观察到的情况。 据该公司称,苏伊士事件的干扰使得许多托运人开始重新思考他们的选择,并将铁路,特别是多式联运服务纳入他们的运输解决方案之中。

不过铁路可替代海运吗?答案是不太现实,最明显的一个原因就是体量的对比。就拿这艘世界货船巨无霸级别的“长赐号”而言,如一列41节集装箱的车皮,每车皮能够装载一个40尺长箱或者2个20尺标准箱(2 TEU),一列总装运量为82~120 TEU,而“长赐号”总装运量为20214TEU,铁运和海运容量之间的较量宛若鸡蛋碰石头。

身为海运和空运之间的第三种贸易运输方式,中欧班列的优势也恰好为这种“夹在中间”的特性。对比空运,其吸引力体现在低成本上,而对比海运,其时效性更加突出。因此对于一些特定货物的运输来说,如电子设备和对时间敏感的产品等,或当需求突然增加时,铁路货运可以提供专门和定制的解决方案。所以对于任何对时间和价格敏感的货物,中欧班列的任何一条线路都比空运和公路运输更像是危机时期的“救命稻草”。

除了体量和价格,线路也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而受限于部分国家的场站建设和铁轨铺设,中欧班列在一些地区也走得异常缓慢,不过也有好消息传来,例如埃及正在计划的第二条“苏伊士”。

第二条“苏伊士”

三月底发生的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有两大后果。首先,它扰乱了全球供应链,其次,它使一个有趣的问题浮出水面:即繁忙的苏伊士运河可否有替代铁路?埃及连接艾因苏赫纳港 (Al Sokhna )和阿拉曼港 (El Alamein) 以及红海和地中海的高速铁路线再次成为业内焦点,该铁路有望获得巨大收益。

艾因苏赫纳港 – 阿拉曼港 铁路 图源 © 谷歌地图

该项目本身旨在建造一条534公里长的铁路线,连接红海港口艾因苏赫纳港和阿拉曼港,列车还将经过埃及的新省会开罗Six of October、博格阿拉伯 (Borg Al-Arab) 和亚历山大 (Alexandria)。项目总投资将为90亿美元。同时,该项目将建成自1854年以来对中东地区和埃及主要铁路企业来说,最大和最长的铁路线。这条线路上的列车将能够以每小时250公里的速度运行。

然而,该项目不太可能彻底改变苏伊士运河周围的运输格局。相反,在北非国家更广泛的投资和发展计划的背景下,客运交通是它的首要服务对象。当然,货运也将从中受益,但将其作为苏伊士运河的替代路线并不是项目启动的由头,而只是项目惠及的一部分。

作者:Chengfan Zh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