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哈边境拥堵 过境乌兹别克斯坦或将成为有效替代方案

随着中欧班列的逆势增长,重要的过境口岸频频传来货量攀升的捷报。然而欣喜之余,随之而来的口岸拥堵和货物积压也在制约着班列的时效。阿拉山口和霍尔果斯口岸的拥堵似乎成了“司空见惯”的现象,而造成拥堵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哈萨克斯坦方面接车能力有限,其基础设施上的不足如车板短缺等使其处理过境货物的能力趋于饱和,基础设施的现代化改造仍跟不上需求的快速增长。因此,发展优良的替代路线成了众望所归。是时候把目光转向另一个中亚国家—乌兹别克斯坦,古时它就是丝绸之路上商队的重要汇合点,其地理区位优势不言而喻。近年来,乌兹别克斯坦希望重登历史舞台,为成为欧亚铁路运输新的过境点做出了不少努力。

乌兹别克斯坦处于连结东西方和南北方的中欧中亚交通要冲的十字路口。从新疆通过吉尔吉斯斯坦至乌兹别克斯坦的线路,被认为能为中国与中东地区(如伊朗和土耳其)和欧洲的贸易提供最短路径。就东南欧而言,行程可最多可减少900公里,相当于七八天的运输时效。而充分发挥乌兹别克斯坦中转潜力的关键在于其铁路基础设施建设。

发展铁路运输的举措

2016年,在中国的帮助下,乌兹别克斯坦开通了一条连接安格连盆地(Angren,是乌兹别克斯坦东部重要的采煤中心)和该国最东部地区费尔干纳山谷的新铁路线,这条线路是规划中的中吉乌铁路的重要部分。在新线开通之前,前往费尔干纳山谷 (Fergana valley) 的火车要两次穿越与土库曼斯坦的边界。因此,由于铁路基础设施的不完善,这趟本应在该国境内进行的行程最终变成了跨境运输。而安格连-帕普铁路线 (Angren-Pap Railway)改变了这一状况,这条铁路全长123公里,经过了中亚最长的山口–卡姆奇克隧道 (Qamchiq Tunnel)

安格连-帕普铁路线的开通是促进乌兹别克斯坦铁路运输的重要举措。然而,乌兹别克斯坦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例如,该国目前在卡什卡达里亚的天然气液化工厂即将完工,其生产的液体燃料可以铁路的方式进行运输。

此外,今年早些时候,乌兹别克斯坦铁路公司宣布从俄罗斯制造商Transmashholder公司购买了一批新的电力机车。这些全新的机车将用于提升铁路运营商的服务,特别是在该国的山区。

此外,亚洲开发银行(亚行)最近透露,将向乌兹别克斯坦提供2100万美元的贷款,以促进该国东部铁路网的现代化。这个新的金融支持计划是2017年有关费尔干纳山谷铁路轨道电气化的融资计划的延续。据估计,它将在乌兹别克斯坦与其邻国之间的贸易中发挥关键作用。

铁路货运增长

随着乌兹别克斯坦铁路网的升级,出现了许多新的可能性。首先,这些发展在启动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多式联运服务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中国一直在推动这条连接线的启用,因为它对中亚贸易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目前,该服务包括铁路运输和公路运输两段,因为吉尔吉斯斯坦的铁路基础设施还不发达。各有关部分都盼望吉尔吉斯斯坦的铁路网能得到改善,以至在该段仅需使用火车运输。

其次,俄罗斯和乌兹别克斯坦几个月前讨论了两国之间现有的运输可能性。随着运输量的大幅增长,两国看到了进一步增长的潜力,唯一的障碍是乌兹别克斯坦的铁路基础设施。由于乌兹别克斯坦在这个问题上正在采取措施,因此有可能重新考虑双方的合作目标,并确保稳定的运输关系。

第三,随着这些进展,乌兹别克斯坦将有机会在高加索地区的贸易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随着从乌兹别克斯坦到土耳其的火车服务的开通,这个内陆国家现在可以在通往东南欧和地中海的路线上获得更多的发展空间。

海上通道和新丝绸之路

乌兹别克斯坦的近期目标还包括与海港的直接联系。该国已经修建了一条通往阿富汗马扎里沙里夫的铁路线,从而能够进一步连接波斯湾和印度洋。

现在剩下的就是看所有这些尝试是否能对该国的铁路运输产生积极影响。到目前为止,有一点是肯定的。乌兹别克斯坦正在采取正确的步骤,成为一个重要的过境国,不仅在中亚区域贸易中,而且在更广泛的新丝绸之路上。希望已实施的变革将使它能够在亚欧连接中提供另一种解决方案,并成为中亚地区重要的运输和物流枢纽。

编译自Railfreight.com的文章,作者Nikos

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