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危机后:中欧班列运营商如何应对突然的货量增长?

这一年多来,运输业多有波折,而中欧班列可谓是过关斩将,在危机中寻找时机。疫情期间中欧班列展现出了其强大的潜力,而苏伊士运河的赌船事件又一次对其抗压能力提出了考验。当海运连连受挫,部分客户开始转向铁路运输时,欣喜“时来运转”之余,运力能否跟上是个大问题。谈到如何应对货运市场的不稳定,位于荷兰芬洛市的新丝路物流公司 (NewSilkWay Logistics, NSWL) 作为新丝绸之路上领先的物流供应商之一,根据其多年运营欧亚线路的经验,分享了其成功的法宝–“超前思维 (think ahead)”。”我们的成功在于我们不仅服务市场,而且塑造市场”,新丝路物流公司总经理Oscar Vermeij说。

苏伊士运河的阻断被认为是航运业前所未有的灾难。但铁路货运,尤其是中欧班列却呈现出相反的景象。”我们预计苏伊士危机后,运量会有一定的增长。”成都反面表示。而合肥方面负责人的话正视了这一货量增长的预测。”我们西行的仓位150%被订完了,所以班列运力又开始紧张了。” 

不难解释,无法预料的运量高峰对中欧班列的运力是一种挑战。不过,这似乎并没有给新丝路物流公司 (NSWL) 带来太大压力。”新丝路物流预留了充足的仓位,可以充分弥补因苏伊士运河阻断而产生的运力缺口。” Oscar Vermeij继续说道:”像苏伊士危机这样的事件当然是不可预见的,但我们总是为客户保留足够的运力,因为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欧班列的仓位供不应求已然是常态。” 除了这些疫情期间采取的防范措施,”超前思维”似乎根植于新丝路物流 (NSWL) 的基因中。

率先提供东行列车服务

回溯过往,新丝路物流公司本身就是一个 “超前思维”下的产物。早在2014年,当欧亚铁路运输在欧洲还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时,荷兰KLG Europe B.V.和H.Essers B.V.两家就开始思考在这个新兴市场中开辟自己的道路。这一雄心壮志随着合资企业新丝路物流 (NSWL) 的诞生而被付诸实践,合资企业一成立,便大胆尝试着向市场提供从欧洲到中国(重庆)的东行列车服务。值得一提的是,在当时,只有西行列车在定期稳定运行,而通过东行列车连接中国城市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这种独特的关注点,使这家初创企业成为东行运量的主要贡献者之一,并成功地在中国市场上树立了它的高知名度。其在业务上的飞跃,可以很好地概括为Oscar的那句话:”从单一的集装箱业务增长到整列整列的火车业务”。

截至目前,作为致力于中欧班列东向解决方案的先锋企业之一,新丝路物流已经与中国发展了多条常态化开行的线路,每周都有开往重庆、义乌、西安、沈阳、深圳、合肥、成都等多个重要物流枢纽的班列,返程也是如此。

45英尺冷藏集装箱

新丝路物流 “超前思维 “的应用不仅局限于其东行列车服务,还体现在其对45尺冷藏集装箱的大力推广下。由于中国和欧洲的车板差异,目前在欧亚铁路货运市场上使用的主要的40英尺冷藏车。然而,就欧洲境内卡车运输的最后一英里而言,符合托盘宽&高立方标准的45英尺集装箱是公认的更受欢迎的设备。”除了存储容量更大以外,45英尺货主自备箱 (SOC) 更便于途中的维护、备件、加油和监控。”,Oscar解释道。

意识到45英尺集装箱的优势之后,新丝路物流决心比整个行业走得更远,一直努力游说中国企业更多地应用这种集装箱。”由于中国和欧洲之间的信息壁垒,要改变他们的思维方式是很难的,但我们正在竭尽所能,我们也看到我们正在一点点改变市场”,Oscar补充道。

行业需要共同努力

作为欧洲公司的新丝路物流 (NSWL) 积极参与中欧班列这一由中国发起的新产品,或许值得业内的称赞。正如中国交通运输协会亚欧大陆桥与国际班列服务中心国际事务高级协调员杨杰在上届欧洲丝绸之路峰会上所呼吁的那样,仅靠中国方面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中欧班列这个项目如何能让更多的欧洲公司受益?我们必须依靠欧盟区的货运代理和合作伙伴来开发本地市场。我们需要由当地人说当地的语言,用当地的思维方式。” Oscar强调道,这就是新丝路物流 (NSWL) 一直以来努力和会继续努力的方向:积极参与,以负责任的主人翁态度谋求创新,以应对市场变化。


相关阅读:疫情和苏伊士运河堵塞 多少危机后市场才能意识到中欧班列的好?

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