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马拉舍维奇的加里宁格勒 究竟是什么来头?

最近,中欧班列过境点中的新秀–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发生了不少大事。本月初,欧亚铁路物流股份有限公司 (UTLC ERA) 总裁Alexey Grom与加里宁格勒州州长Anton Alikhanov召开了工作会谈,商讨加里宁格勒地区的转运潜力,以及相关港口和铁路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次会晤的背后是该地区集装箱运输业务的迅猛增长。据俄罗斯“RZD-Partner”网站的消息称,今年1月-2月,中欧之间经加里宁格勒的货运量为1.26万标箱,要知道2018年该地区全年的货运量仅9970标箱。是什么让加里宁格勒地区如此受物流行业的青睐呢?

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的一块飞地,与俄罗斯本土并不相邻,其南邻波兰,东接立陶宛,西临波罗的海,地理位置十分优越。该地区使用双轨距轨道(1520mm宽轨和1435标准轨),轨道总长963千米(2019年9月数据),可以在不换车轮的情况下快速换装货物。如下图所示,处理中欧间来往列车的主要铁路场站有两个,分别为加里宁格勒场站 (TLC Kaliningrad) 和切尔尼亚霍夫斯克场站 (TLC Chernyakhovsk)。而海铁联运的转运点主要在波罗的斯克港口 (Baltiysk port) 和加列宁格勒商业海港 (Kaliningrad Sea Commercial Port) 。从加列宁格勒出发,可以高效连接欧洲各地。

以加里宁格勒为转运点的路线有两种模式:全程铁运和海铁联运。2017年9月,UTLC ERA运行了首列途径加里宁格勒的中欧班列。该列车从波兰的罗兹出发,在加里宁格勒的切尔尼亚霍夫斯克场站换装到宽轨段后继续行进,最终抵达成都,标志着这条中欧班列的替代路线正式投入使用。而海铁联运的真正启用则是在一年多以后的2018年11月,从鹿特丹港海运至加里宁格勒港口的货物,在加列宁格勒场站被重装到两列火车上,经阿拉山口入境,抵达成都。这条联运路线被认为是已有陆路运输的重要补充。至此,重庆、郑州等也发展起了经这一过境点的新路线和新运输模式,该地区的转运货量与日俱增。

图为加里宁格勒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其中蓝色图标为海港,红色柱状图标为边境铁路口岸,红色循环标志为供货物转运的铁路场站,红色虚线为标准轨铁路,红色实线为宽轨铁路,蓝线为海上航线。图片来自:ERAI

加里宁格勒铁路

加列宁格勒铁路是全欧交通网络中两条重要走廊的一部分,其一是里加(拉脱维亚首都)–加里宁格勒 — 格但斯克(波兰)走廊,能够连接到波罗的海地区、德国、波兰和芬兰,另一是基辅(乌克兰)– 明斯克(白俄罗斯)– 维尔纽斯(立陶宛)– 加里宁格勒走廊,为高效连接中东欧提供可能。

中欧班列过境加里宁格勒时通常在两个场站进行重装作业。加里宁格勒场站靠近俄罗斯和立陶宛边境口岸,它的前身Dzerzhinskaya-Novaya火车站,是俄罗斯历史上第一个将货物从宽轨换装到欧洲标准轨的场站。该场站建设资金超10亿卢布(约8900万人民币), 占地面积32000平方千米,每年可处理高达45万标准箱的货物,存储容量为1.4万标箱。其宽轨段可同时运行6对火车,标准轨段则为2对。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场站还支持驼背运输。

图为加里宁格勒场站到周边各主要城市的距离,图片来自ERAI

另外一个正在建设中的重要场站叫做切尔尼亚霍夫斯克场站 (TLC Chernyakhovsk),临近俄罗斯和波兰边境口岸。该场站可以储存冷藏集装箱和最多800标箱的货物,每年的处理能力达30万标准箱,并预计能提高到50万标箱。其宽轨段可同时运行3对火车,标准轨段则为5对。

图为切尔尼亚霍夫斯克场站到周边各主要城市的距离,图片来自ERAI

加里宁格勒海港

除了铁路货运以外,中欧间经加里宁格勒的海铁联运也在近些年获得了市场的欢迎,该地区沿波罗的海的两大海港都成绩斐然。2020年,波罗的斯克港口的中转货物达1.46万标箱,相较于2019年的180标箱可谓是突飞猛进,而加列宁格勒商业港在2020年开始运营,全年处理的货量达1.45万标箱,实现从无到有的飞跃。

加里宁格勒海港与欧洲主要港口(格但斯克港、汉堡港、安特卫普港、斯德哥尔摩港等)的距离都在800公里以内,可在10小时到2天时间内到达。此外,来自中国的火车抵达加里宁格勒后,货物可以被直接转运到驳船上,省去了换轨的麻烦。因而相比传统海运或公铁联运,经加里宁格勒的海铁联运在时效性上颇具竞争力。与此同时,俄罗斯政府也提供了一部分的资金补贴,以降低物流成本增强该地区的综合吸引力。

从加里宁格勒海港出发,连接欧洲其他主要港口。图片来自:ERAI

与中国的贸易

加里宁格勒跻身物流中心的动力,不只是来自于中欧间频繁的货物流通,也是出于发展该地区与中国之间双边贸易的需要。根据2018年的数据,该州对华出口额仅占全俄罗斯对华出口总额的0.2%。为了促进贸易,加里宁格勒州于去年9月启动了名为“向中国出口”的项目,在这一项目中,该地区生产的商品,尤其是巧克力、乳制品等食物和琥珀饰品,得以通过淘宝、拼多多等电商平台销往中国市场。此外,去年年底,该州州长在接受俄罗斯通讯社采访时强调,计划在2021年扩大对华产品出口。

总之,加里宁格勒,不管在地理位置、基础设施还是时效性上都足以与马拉舍维奇分庭抗礼,并且发展潜力巨大。加列宁格勒地区的两个铁路场站每年可处理共75万标箱的货物,而按照目前两个月货量1.26万标箱来看,增长空间还很大。更重要的是,基于充足的运力,货物过境加里宁格勒只需10几个小时,通关时效更是在近些年降到了2.5小时左右。相比之下,在拥堵的马拉舍维奇等待过关的时常可能动辄就是几天。再加上俄罗斯政府和立陶宛政府对该线路的重视,相信基础设施建设仍会朝更好的方向发展。至于前景究竟如何,我们将持续保持关注。


相关阅读:除了马拉和加列宁格勒 中欧班列的另一转运点正在改建中

德铁与UTLC讨论:加列宁格勒路线发展的关键是吸引东向货量 

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