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xxx新冠疫情

疫情重压下 欧洲铁路业损失260亿欧元!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欧盟铁路行业去年损失了260亿欧元的收入。这些数字是基于欧洲铁路和基础设施公司共同体(CER)成员的营业状况得出的,这些成员基本可以代表整个欧洲铁路行业。其中客运服务比货运服务受到的影响更大。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世界的两级:一面是新商业力量崛起 一面是老牌企业倒下

在全球经济受疫情重创而低迷不振的2020年,中国或许是全球唯一一个经济正增长的国家。1月18日,2020年中国经济年报公布,中国突破了GDP一百亿大关。在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和出口)中,出口明显高于预期,规模创历史新高。而且随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和中欧投资谈判的完成,进出口贸易有望稳步增长,这意味着跨境运输,尤其是中欧班列,将在未来大有作为 。然而,在世界的另一端–欧洲,一些重要的运输服务正在面临破产,政府的财政资金也捉襟见肘。今天就以两个故事来聊聊两个迥然不同的局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特稿:中欧班列订舱不该是“权力的游戏”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中欧之间的海运和空运大幅减少,价格急剧上涨。同时期的中欧班列的开行量较去年同期有所增长,并且价格仍然维持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这吸引中国和欧洲的货主纷纷转向中欧班列,但新来的玩家发现,他们很难找到班列公司的订舱窗口。好不容易联系上,又发现有各种各样苛刻的条件使他们几乎不可能订舱。在班列公司外,却有几个不知名的当地货代在大量销售班列舱位。货主们像聚集在查理的巧克力工厂大门外的孩子们,只能眼巴巴看着几个幸运儿进入巧克力工厂,迫切地想知道自己怎么才能得到那张金色的入场券。但这并不是一个关于运气的故事。 货代 各个班列公司看起来都是公开订舱,但严苛的订舱条件和“奇特”的操作方式让客户望而却步。向班列公司预付款的成为一级货代,得到直接订舱的权力;一级货代向客户和其他货代放舱时不要求预付款,提供的服务更多更灵活。一级货代成为班列公司实际上的订舱窗口,这样一来,班列公司的收款得到保证,客户得到更好的服务,一级货代得到垫付资金和提供服务的回报,这和船公司和货代之间的操作模式大致相同。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全球疫情反弹 中欧班列有望扛起疫苗运输的重任吗?

近日,欧洲出现了又一次的疫情反弹,各国纷纷迎来4月底以来确诊病例的新高,政府和社会层面对于严控疫情和挽救经济之间的取舍还争论不休,人们寄希望于新冠疫苗的问世来摆脱这一两难的困境。“然而,在人们热衷于讨论疫苗研究的进展时,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难题:如何将疫苗运输并分拨到世界各地” ,默克公司首席执行官肯尼思-弗雷泽 (Kenneth Frazier) 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一针见血地说道。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