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岸全线停装!中欧班列到底堵哪了?

昨日,国铁再发口岸停装令,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中欧班列也没能幸免。

具体来说,因口岸站严重积压,国铁集团保供办公室会议决定:自10月25日18点起至11月1日18点止,全路各站装到阿拉山口(境)出口货物,除国铁集团确定的重点物资外一律停装;自10月25日18点起至10月28日18点止,全路各站装到二连浩特(境)出口货物,除国铁集团确定的重点物资外一律停装。

这次的停装令末尾没了“除中欧班列以外”的字眼,让很多业内人士心凉了半截。经历了黄金周和各省限电停产,火爆的出口局面暂时有所冷却,为什么拥堵还在持续甚至变本加厉呢?

中哈口岸

前段时间,新疆两大口岸(霍尔果斯和阿拉山口)接连确诊了新冠病例,使口岸的防疫操作更为严苛。哈萨克斯坦地方电视台Хабар 24 Live称,8月以来中哈口岸运力因防疫需要而显著减少,在阿拉山口,每天能够从哈萨克斯坦承接的列车数量从16班降至5-6班。在严格限制下,过境货流停滞,目前大概有150列货运列车和7000辆货车正在等待过境,并另有一百多列火车和5000多辆货车在途中延误。受影响的不仅是来自中国的过境货物,日本和韩国的货主也在为额外的运输时间而蒙受损失。

沿途拥堵

除了口岸通行困难以外,中欧班列的沿途还有诸多障碍。以首要的中欧门户马拉舍维奇为例,8月4日至20日期间,马拉舍维奇边境因铁路维修工程而关停一半通道,列车通行数量严重受限。两周的关停带来的拥堵需要长时间消化,再加上该地区大大小小的场站建设工程,拥堵现象仍然严重,根据The LoadStar的消息,有超过500个集装箱正在等待行列中,平均延误时间为10天左右,有时甚至长达16天。

那么替代路线呢?疫情期间,途径加里宁格勒和俄罗斯远东港口的海铁联运线,因其颇具竞争力的时效性而广受关注,然而这两条线也没能在猛增的货流中保持顺畅运营。由于欧洲港口的拥堵,加里宁格勒港等待转运到船只上的货物也排起了长龙。根据RBC Capital Markets的数据,承接加里宁格勒大部分转运货物的德国汉堡港平均等待时长为2.5天,在世界港口延误时长排名中位列14名,9月份其进港船只准点率仅32%。无独有偶,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近日消息称,远东港口正因集装箱积压而面临运力紧张的情况。

图为加里宁格勒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其中蓝色图标为海港,红色柱状图标为边境铁路口岸,红色循环标志为供货物转运的铁路场站,红色虚线为标准轨铁路,红色实线为宽轨铁路,蓝线为海上航线。图片来自:ERAI

口岸停装的决定最终还是落到了中欧班列头上,按下一个星期的暂停键是不得已为之,或许能解当前的燃眉之急。而随后到来的是欧洲圣诞季、冬奥会和上海进博会等大事件,到时候中欧班列还能靠停装来继续顶住压力吗?

更新–日前,国铁集团撤回了这一停装调令,目前口岸正在正常运营中。

相关阅读:探讨:马拉拥堵加剧 波兰政府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数据:1-9月过境俄罗斯的中欧班列数创新高 

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