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xxx霍尔果斯

特稿:中欧班列有去无回 要怪就怪这两个硬性规定

1942年,大西洋,运输船队从美国东海岸出发,驶向被战火蹂躏的欧洲,给奄奄一息的英国送去宝贵的人员,装备和物资。为了拦截运输船队,纳粹德国在大西洋部署的潜艇增加到了每天75艘。同年盟国损失船只吨位769.9万吨,而彼时美英所造新船只的总吨位仅718.2万吨。由于归来的船只数量不足,美国被迫建造新船投入运输。许多船长带领着他们的船员,踏上了这条只有单程的航道。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哈萨克斯坦停止接收新货物 为中欧班列释放运力

近日,哈萨克斯坦国家货运公司宣布,从3月1日起暂停接收发往中国的货物(除中欧班列以外),禁令将持续一整个月,目的是释放部分运力,集中精力处理目前滞留在口岸场站的大量列车,以缓解拥堵现状,尽可能减少排队中的货主的损失,并确保中欧班列的顺畅运行。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新线路与新模式 合肥中欧班列的新动向有何深意?

近日,中欧班列(合肥)喜添两条新路线。其一,直达有“欧洲之心”之称的捷克首都布拉格,是一个全新的终点站;另一条为海铁联运的新尝试,以芬兰赫尔辛基港为中转站,货物在此换装,继而通过短途海运的方式运往德国汉堡港。对新站点和新模式的探索,意味着安徽制造走向世界的潜力被进一步挖掘,也足以见得合肥班列这个后起之秀在中欧运输上的壮志雄心。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班列更适合集结化还是独立运营?遗传算法告诉你答案

又到了年末总结的时候,一串串可观的数字振奋着每一个中欧班列人。2020年,中欧班列的开行城市超过50个,累积开行量超过1.24万列,新增开行线路不胜枚举。一面有老牌班列城市稳坐钓鱼台,一面又有黑马城市后来居上。疫情给中欧班列带来的机遇让这场数字狂欢更胜于往年,在市场的欢呼声背后,老生常谈的问题依然存在:这么多城市、这么多线路各自为营,这有利于中欧班列的长远和良性发展吗?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