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xxx俄罗斯

远东路桥FELB的新CEO上任

铁路货运运营商远东路桥 (FELB) 已任命Uwe Leuschner为其新任CEO。Leuschner将负责FELB集团的战略调整、业务发展和国际关系。他曾在德铁货运公司DB Cargo担任高级副总裁,负责欧亚地区的业务发展,在物流行业拥有超过20年的经验。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马士基多式联运新服务:连接亚洲、俄罗斯和东南欧

马士基在连接俄罗斯远东和黑海的跨西伯利亚航线上推出了另一项联运服务。具体来说,这项名为AE77的新服务将东方港 (Vostochny,俄罗斯远东最大最深的港口,也是西伯利亚铁路终点站) 的VSC码头与新罗西斯克(俄罗斯在黑海的港口)的NUTEP码头连接起来,列车全程在俄罗斯的基础设施上行驶。新服务每周运营一次,平均运输时间在25至30天之间。 此外,第一辆AE77列车已经于4月22日出发,目前正在前往新罗西斯克的路上。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俄控集团设立荷兰子公司 以进一步发展中欧铁路货运

作为其欧洲扩张计划的一部分,俄罗斯集装箱运输公司RUSCON集团成立了其荷兰子公司“智慧集装箱私人有限公司“ (Smartcontainer BV)。新公司将与同为俄罗斯运输和物流控股公司的Delo集团合作,向欧洲托运人提供物流服务。”RUSCON集团总裁Sergey Berezkin评论说:”我们的新公司Smartcontainer BV在战略上是我们在欧洲扩展服务的一个新里程碑。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阿塞拜疆计划重开一条重要铁路线 BTK铁路或将“失宠”

最近,阿塞拜疆计划恢复一条被遗忘的高加索铁路。具体来说,阿塞拜疆希望重新开通一条铁路线,以连接该国与伊朗接壤的西部飞地纳希切万 (Nakhchivan) 。这一发展不仅有利于阿塞拜疆和其远方领土的连接,也有利于伊朗和俄罗斯,因为这对它们来说意味着国际南北运输走廊上更强的联通性。(注:国际南北运输走廊从俄罗斯圣彼得堡出发,横跨里海,途径中亚的伊朗,最终延伸到隔阿拉伯海相望的印度孟买)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尝了中欧班列的甜头 杜伊斯堡和汉堡港的下一步扩张计划是?

德国汉堡港和杜伊斯堡港是中欧班列在欧洲最主要的两大目的地,随着货量的持续增长,这两大港口与中国以及亚洲其他地区之间连接与合作也在加强。近日,杜伊斯堡港和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 (PSA International) 联合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以投资改善亚洲的多式联运设施,在不断增长的中国市场中探索新的机会。而汉堡港似乎更野心勃勃,意在建设里海沿岸的现代化港口,以通过国际南北运输走廊,连接印度和东南亚。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UTLC开发线上求职和招聘平台:为新丝绸之路培养新型人才

欧亚铁路物流股份公司 (UTLC ERA) 开发了一个为新丝绸之路服务的职业中心平台,旨在为有意向在物流行业工作的人才,或希望广纳贤士的公司,提供一个数字化的聚集地。作为中欧货运走廊的主要运营商,UTLC ERA认为,在整个’欧亚大陆’进行步调统一的相关人才培养,是行业的战略目标之一。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特稿:中欧班列有去无回 要怪就怪这两个硬性规定

1942年,大西洋,运输船队从美国东海岸出发,驶向被战火蹂躏的欧洲,给奄奄一息的英国送去宝贵的人员,装备和物资。为了拦截运输船队,纳粹德国在大西洋部署的潜艇增加到了每天75艘。同年盟国损失船只吨位769.9万吨,而彼时美英所造新船只的总吨位仅718.2万吨。由于归来的船只数量不足,美国被迫建造新船投入运输。许多船长带领着他们的船员,踏上了这条只有单程的航道。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木材变木“财” 中欧班列是怎么做到的?

这里是春节特辑第五篇!今天来说说搭乘中欧班列的进口木材。错过前面四篇的读者们可以点击文末相关文章! 中欧班列在运输市场上的理想定位是高附加值货品,如电子设备、汽车及其零部件等,但发展初期为了缓解空载问题和分摊运费,回程班列多会从运输低价木材回国。由于中欧、中俄间木材贸易的发展,以及铁轨相连的地缘优势,这一权宜之计逐渐发展成了一桩长期稳定的大买卖。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UTLC ERA的”百万俱乐部” 成员们都在讨论什么?

欧亚间的集装箱运输量有望在2025年达到100万吨。有关各方一致认为,通过以正确的模式合作、提高运力和改善基础设施,这是有可能实现的。UTLC-ERA首席执行官Alexey Grom说:”我乐观地认为,我们可以共同实现2021年集装箱货量增长20%的目标,这样,我们就可以向2025年约100万标箱的中期目标进一步迈进”。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为了分得中欧班列的蛋糕 你都不知道北欧有多努力

中欧班列的时效性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沿途各国铁路系统的差异,列车驶过独联体的宽轨段,经过复杂且耗时的换装操作后进入欧洲的标准轨段。但麻烦并没有结束,由于欧洲各国的技术标准千差万别,列车仍然无法在欧洲段畅行无阻,这就是为什么业内总说“最后一英里”是中欧班列的顽疾。但北欧的情况却截然不同,为了实现在新丝绸之路上的雄心壮志,挪威、瑞典和芬兰三国致力于完善其铁路系统的兼容性。今天就来认识一下这块默默为加入新丝绸之路而努力、其运输潜力却还没有被业内充分挖掘的宝地吧!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马士基首开土耳其–莫斯科多式联运冷链线!

马士基公司已将首批冷藏集装箱从土耳其梅尔辛港口 (Mersin) 发往莫斯科的Selyatino场站。这批集装箱通过船只跨越黑海,到达俄罗斯新罗西斯克港 (Novorossiysk) ,再由Ruscon Delo集团运营的列车载往莫斯科。装载的货物主要为新鲜水果,这项新服务旨在满足俄罗斯客户对此类货物日益增长的需求。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脑洞:平衡东西向货量 能否依靠欧盟出口过境国?

中欧班列的总开行量屡创新高,但“多去少回”的运营现状依然制约着班列的稳定和长足发展。究其原因是东西向货量的失衡,而根本上映射的是中欧产业结构的差异和贸易往来的不对等,这短时间内很难有釜底抽薪式的破局法。但如果欧盟出口到中国的货源无法载满回程班列,那么能否退而求其次,考虑以欧盟向主要过境国(俄罗斯和波兰)的出口来填补空缺呢?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曲线救国的脑洞有多少可行性吧。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贸易数据全览 2021年中欧班列如何借东风

12月30日,历时7年的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终于告一段落,中欧双方就商品竞争规则、可持续发展、市场转移承诺、争议如何解决等四个主要方面达成一致,目前相关措施已开始实施。《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签订意味着中欧间的贸易关系实现了里程碑式的进展。那么,近年来中欧贸易发展如何?中欧班列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将来又能享受什么利好呢?今天,我们用数据来说话。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