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xxx俄罗斯

木材变木“财” 中欧班列是怎么做到的?

这里是春节特辑第五篇!今天来说说搭乘中欧班列的进口木材。错过前面四篇的读者们可以点击文末相关文章! 中欧班列在运输市场上的理想定位是高附加值货品,如电子设备、汽车及其零部件等,但发展初期为了缓解空载问题和分摊运费,回程班列多会从运输低价木材回国。由于中欧、中俄间木材贸易的发展,以及铁轨相连的地缘优势,这一权宜之计逐渐发展成了一桩长期稳定的大买卖。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UTLC ERA的”百万俱乐部” 成员们都在讨论什么?

欧亚间的集装箱运输量有望在2025年达到100万吨。有关各方一致认为,通过以正确的模式合作、提高运力和改善基础设施,这是有可能实现的。UTLC-ERA首席执行官Alexey Grom说:”我乐观地认为,我们可以共同实现2021年集装箱货量增长20%的目标,这样,我们就可以向2025年约100万标箱的中期目标进一步迈进”。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为了分得中欧班列的蛋糕 你都不知道北欧有多努力

中欧班列的时效性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沿途各国铁路系统的差异,列车驶过独联体的宽轨段,经过复杂且耗时的换装操作后进入欧洲的标准轨段。但麻烦并没有结束,由于欧洲各国的技术标准千差万别,列车仍然无法在欧洲段畅行无阻,这就是为什么业内总说“最后一英里”是中欧班列的顽疾。但北欧的情况却截然不同,为了实现在新丝绸之路上的雄心壮志,挪威、瑞典和芬兰三国致力于完善其铁路系统的兼容性。今天就来认识一下这块默默为加入新丝绸之路而努力、其运输潜力却还没有被业内充分挖掘的宝地吧!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马士基首开土耳其–莫斯科多式联运冷链线!

马士基公司已将首批冷藏集装箱从土耳其梅尔辛港口 (Mersin) 发往莫斯科的Selyatino场站。这批集装箱通过船只跨越黑海,到达俄罗斯新罗西斯克港 (Novorossiysk) ,再由Ruscon Delo集团运营的列车载往莫斯科。装载的货物主要为新鲜水果,这项新服务旨在满足俄罗斯客户对此类货物日益增长的需求。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脑洞:平衡东西向货量 能否依靠欧盟出口过境国?

中欧班列的总开行量屡创新高,但“多去少回”的运营现状依然制约着班列的稳定和长足发展。究其原因是东西向货量的失衡,而根本上映射的是中欧产业结构的差异和贸易往来的不对等,这短时间内很难有釜底抽薪式的破局法。但如果欧盟出口到中国的货源无法载满回程班列,那么能否退而求其次,考虑以欧盟向主要过境国(俄罗斯和波兰)的出口来填补空缺呢?让我们来看看这个曲线救国的脑洞有多少可行性吧。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贸易数据全览 2021年中欧班列如何借东风

12月30日,历时7年的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终于告一段落,中欧双方就商品竞争规则、可持续发展、市场转移承诺、争议如何解决等四个主要方面达成一致,目前相关措施已开始实施。《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签订意味着中欧间的贸易关系实现了里程碑式的进展。那么,近年来中欧贸易发展如何?中欧班列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将来又能享受什么利好呢?今天,我们用数据来说话。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UTLC ERA测试中欧新路线 过境乌克兰!

欧亚铁路物流公司UTLC ERA宣布与德国BIT-Germany以及CFTS Liski公司合作,进行了一次从中国到欧洲的集装箱列车试验。这列由50个40英尺集装箱组成的货运列车于12月8日从重庆出发,于16天后的12月24日抵达波兰的斯拉夫科夫站 (Slavkov)。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新丝绸之路上的新风景!“东方龙”设计机车投入使用

波茨坦铁路有限公司 (EGP) 于12月17日,在穆克兰港隆重推出其带有“东方龙”设计的机车 Smartrons,这一颇具中国特色的新设计是由该公司与Railcolor-Ziemon,穆克兰港集团以及德国班列运营有限公司 (DBO Bahnoperator GmbH) 共同合作完成的,不仅反映了三方的合作理念,也展现了一带一路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  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UTLC ERA:新里程碑!过境独联体的货量达50万标箱

UTLC ERA(联合运输与物流公司–欧亚铁路联盟)宣布,它已经达到了今年在新丝绸之路运输50万个标箱的目标。这个数字是指过境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货量。目前,这一货量是2019年(33.3万标准箱)的1.5倍。此外,它创造了中国和欧洲之间宽轨段铁路货运量的新记录。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俄罗斯过境补贴新成效!日本货物通过跨西伯利亚铁路运往欧洲

在俄罗斯补贴的支持下,11月18日,一列载有日本货物的新型集装箱列车通过跨西伯利亚铁路开往欧洲。这列火车从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港 (Vladivostok,即海参崴) 出发,现在正驶向布列斯特/马拉舍维奇。在这里,集装箱将被装上窄轨列车,继续前往波兰、德国、荷兰和比利时等目的地。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德铁与UTLC讨论:加列宁格勒路线发展的关键是吸引东向货量

途经加里宁格勒的多式联运路线上的运营商希望看到与途经马拉舍维奇-布雷斯特的主要路线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其提高竞争力。目前,这条经由波罗的海上俄罗斯飞地的路线已经是增长最快的替代路线,但可以在价格上做到更具吸引力。这是在2020年欧洲丝绸之路峰会上得出的结论。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俄罗斯铁路公司将优先发展货运线路电气化

俄罗斯铁路公司希望增加电力牵引的货物运输量,并优先考虑对最繁忙的货运线路进行电气化改造,这是俄罗斯铁路公司副经理主任谢尔盖-科布泽夫宣布的。在俄罗斯,超过85%的客运量和86%的货运量已经由电力牵引运输。科布泽夫说:”俄罗斯铁路公司在使用绿色环保技术时,会优先考虑铁路线路的电气化”。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

吉尔吉斯斯坦“变天” 中吉乌铁路何去何从?

中吉乌国际铁路的规划早在1997年的“欧洲—高加索—亚洲运输走廊组织”在巴黎会议上就已经提出,然而在距离三方签署备忘录、拟定路径方案后二十多年的今天,吉方对此的态度始终游移不定,这个项目迟迟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今年6月5日,一项连接兰州—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多式联运新服务首次开通,似乎让人看到了加快推进中吉乌运输通道建设的新希望。然而,尽管服务部分使用了中国帮助乌兹别克斯坦修建的帕普-安格伦 (Pap-Angren) 铁路线,在吉尔吉斯斯坦部分还是只能转为卡车运输。除了吉方出于资金、路线规划和舆论等方面的担忧,俄罗斯作为第四方的参与也让项目进程变得扑朔迷离。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

俄罗斯科被洪水冲垮的桥已全面升级

俄罗斯摩尔曼斯克( Murmansk)附近横跨科拉河(Kola River)的新铁路桥已经投入运营。 先前的桥在河水泛滥期间于2020年5月30日倒塌了。该桥位于俄罗斯西北部一条重要的通往摩尔曼斯克港口的铁路线上。 最早通过新桥的火车是货运火车。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

中欧班列如何促使俄罗斯实施一揽子改建计划

在中欧班列开行量不断攀新高的历程中,俄罗斯作为中国与欧洲大陆的必经之地和中转枢纽,是重要的获益者之一。中欧班列带来的丰厚利润让俄罗斯看到了铁路货运的巨大潜力,也为俄罗斯本土铁路行业的基础设施建设升级换代注入了外在的动力。近年来,俄政府积极开展铁运基建,推动运单的数字化改革,以承担更多的货运量,不仅促进了中俄间贸易的纵深发展,更是将野心放在了沟通中欧甚至欧亚的关键角色上。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

俄罗斯将重建通往黑山共和国的塞尔维亚铁路线

俄罗斯国家铁路公司将对连接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和国的铁路线进行现代化改造。 改造涉及从Valjevo至Vrbnica的铁路线,这条长达210公里的铁路线将塞尔维亚中部连接至黑山边界,作为贝尔格莱德至巴尔的铁路线的一部分。 工程预计最早将于2022年开始动工。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