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xxx加里宁格勒

中欧班列加里宁格勒线不再经停立陶宛

最近几个月,立陶宛和中国之间的局势对两国之间的铁路货运造成了很多不确定性。据悉两国之间的直达班列已经停止运行。此外,走加里宁格勒线的中欧班列过境立陶宛时不经停,这使得集装箱在维尔纽斯的装卸变得复杂。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波兰的新物流中心能否解决瓶颈问题?

此前最铁运Railfreight报道,波兰马拉舍维奇地区将建设欧洲最大的物流中心,用于中欧班列货物的换装和转运,运力将增加到原来的四倍。这一新的物流中心对行业来说意味着什么呢?为此我们采访了一些业内专家。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马士基再开鹿特丹-中国线 它离常态化还有多远?

去年9月,从中国到鹿特丹的直达铁路货运服务被推出,并引起了业内很大的热情。过了一段时间后,该服务就暂停了,这让客户百思不得其解。运营商马士基解释说:”原因是对东行服务的需求不足”。但自从苏伊士运河封锁事件发生后,情况发生了变化。近日,马士基安排了另一趟行程。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加里宁格勒新场站启用

加里宁格勒是俄罗斯的飞地,也是中欧班列的主要中转枢纽,在那里,一个新的场站开始投入运营。10月1日,位于Chernyakhovsk镇的东西方运输和物流中心 (East-West) 被正式启用。这个新的铁路场站每年可以处理45万个标准箱。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把中欧班列做为反制立陶宛的武器 可行吗?

近日,有专家提议,中国可以把中欧班列用作对立陶宛的反制武器,暂停两国铁路货运,一举将其逼入绝境。而此前,立陶宛铁路公司表示中国和立陶宛之间的铁路货运量微不足道,即使减少,影响也不大。但是,以中欧班列做为反制手段真的可行吗?中断两国间的铁路货运真的“影响不大”吗?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芬兰赫尔辛基能否成为下一个加里宁格勒?

芬兰赫尔辛基完全有实力成为下一个中欧货运门户。在新丝绸之路上的芬兰运营商眼里,它现在已经承担起了枢纽作用。由于赫尔辛基靠近芬兰-俄罗斯边境,并且与欧洲港口有着广泛的连接,它在欧亚走廊上无疑有着很大的潜力。它是否和加里宁格勒一样,成为繁忙的马拉舍维奇-布列斯特边境口岸的下一个重要替代者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西安-英国伊明汉姆线将开行回程班列

最新的中欧班列(西安-英国伊明汉姆)将开通回程班列服务。消息来自北京跨欧亚物流公司 (BTE) 的子公司德国班列运营有限公司 (Bahnoperator) 公司,该公司在欧洲部分线路提供铁路牵引服务。这是一条海铁联运线路,包括从英国到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的海路部分。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中智洞见 | 加里宁格勒—能否成为中欧班列的下一个马拉?

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正成为中欧班列的热门替代过境点。2019年11月,西安始发经加里宁格勒至汉堡的集装箱列车抵达加里宁格勒州,来自中国的货物仅用10天就到达加里宁格勒并装上波罗的斯克的铁路轮渡,整体时间缩短近30%。随后,郑州、重庆也纷纷“示爱”加里宁格勒,开启了新线路、新联运,加里宁格勒开始逐渐成为新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

叫板马拉舍维奇的加里宁格勒 究竟是什么来头?

最近,中欧班列过境点中的新秀–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发生了不少大事。本月初,欧亚铁路物流股份有限公司 (UTLC ERA) 总裁Alexey Grom与加里宁格勒州州长Anton Alikhanov召开了工作会谈,商讨加里宁格勒地区的转运潜力,以及相关港口和铁路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次会晤的背后是该地区集装箱运输业务的迅猛增长。据俄罗斯“RZD-Partner”网站的消息称,今年1月-2月,中欧之间经加里宁格勒的货运量为1.26万标箱,要知道2018年该地区全年的货运量仅9970标箱。是什么让加里宁格勒地区如此受物流行业的青睐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特稿:中欧班列有去无回 要怪就怪这两个硬性规定

1942年,大西洋,运输船队从美国东海岸出发,驶向被战火蹂躏的欧洲,给奄奄一息的英国送去宝贵的人员,装备和物资。为了拦截运输船队,纳粹德国在大西洋部署的潜艇增加到了每天75艘。同年盟国损失船只吨位769.9万吨,而彼时美英所造新船只的总吨位仅718.2万吨。由于归来的船只数量不足,美国被迫建造新船投入运输。许多船长带领着他们的船员,踏上了这条只有单程的航道。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