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

中欧班列自2011年首度开行以来,线路数量和开行量节节攀升,现已通达中国和欧洲的上百个城市。RailFreight.cn 的 专栏旨在洞悉行业变化,紧跟行业趋势,为您带来最新鲜最前沿的中欧班列相关资讯,分享从中国和欧洲双视角出发的独到见解。

成都-蒂尔堡线被质疑用于走私毒品原材料 荷兰警方正在调查

成都-蒂尔堡班列正在接受荷兰警方的调查,原因是涉嫌被用于非法走私制造合成毒品所需的原材料。根据AD.nl(荷兰《每日汇报》)的报道,虽然这类非法化学品的运输仅被实际查获一次,但警方认为有迹象表明,犯罪分子很可能长期使用这条常规线路进行走私,毒品原材料来自中国。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中欧班列加里宁格勒线不再经停立陶宛

最近几个月,立陶宛和中国之间的局势对两国之间的铁路货运造成了很多不确定性。据悉两国之间的直达班列已经停止运行。此外,走加里宁格勒线的中欧班列过境立陶宛时不经停,这使得集装箱在维尔纽斯的装卸变得复杂。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中哈边境拥堵有解啦?哈萨克斯坦建设新铁路

近日,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双方的协商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边境的拥堵问题有望得到妥善解决。据哈萨克斯坦国家税务委员会的消息称,中哈双方在线上谈判后同意采取联合措施,提高口岸公路和铁路的通货能力,共同做好车辆、货物的防疫措施,并促进边境铁路站点的货物统计数据交换工作。此外,双方都在在边境口岸部署重要线路建设项目。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避开拥堵?芬兰赫尔辛基-郑州新线开通

芬兰Nurminen物流公司已经推出了另一项芬兰和中国之间的铁路货运服务。本月,它将推出第一趟从赫尔辛基出发前往郑州的东行列车。此外,西行列车也是该线路的一部分,首次发车时间将为12月20日。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中欧班列顺畅运行的背后,牺牲着谁的利益?

由于边境口岸的拥堵,国铁下达的停装令一个接一个,但无不是“中欧班列除外”,10月底唯一一个全线停装的决定也在实施前就被撤回。政策上对中欧班列的偏爱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而沿线国家的运输需求似乎只能被迫为这一偏爱让路,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亚国家。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国-哈萨克斯坦边境多斯提克新场站有新进展!

EuroTransit集团目前正在哈萨克斯坦的多斯特克口岸建设一个新的多式联运场站,以促进与中国边境的铁路运输。建筑工程正在全力进行中,该公司还为该场站订购了两台轨道式龙门起重机 (RMG) 。新的起重机将由起重设备公司Konecranes提供,并将于2022年第四季度完成交付。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RTSB:由于俄罗斯的制裁 途径乌克兰的回程中欧班列受阻

如果俄罗斯受制裁货物的电子封条可以在乌克兰边境应用的话,使用这条路线的东向班列发展就有望迎来巨大的飞跃。这是运营商RTSB的期望,它活跃在途径乌克兰的路线以及整个新丝绸之路上。但到目前为止,由于俄罗斯对部分过境货物的制裁,以及电子追踪封条的有限应用,只有西向交通可以顺畅运行。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没有补贴的东向中欧班列如何生存?

在欧洲和中国之间建立铁路服务的私营铁路公司不多,但拓铁Toprail是其中之一。”创办这家铁路物流公司的刘丽君说:”如果出现损失,那是自己的事,但我们的作用非常重要。“该公司的优势是东行列车服务,不是到中欧班列热门目的地重庆成都等内陆城市,而是到中国东部沿海。是什么促使这家不走寻常路的公司,依然能获得成功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怀揣200美金白手起家,如今他有了近4000个集装箱

在2018年创办集装箱供应公司Conway的时候,Aleksandrs Gnedovs只有一部电话和一张桌子,以及兜里的200美金。三年过去了,他公司的集装箱数量达到了近4000个,并在中国设立了三个分公司和一个代表处。”秘诀是拥有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和广泛的客户网络”,这位32岁的企业家说。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甘肃开行“最快中欧班列”?秘诀在这个边境点

近日,甘肃武威-德国汉堡新线开通。与一般线路不同的是,这项新服务避开了繁忙的马拉舍维奇边境站,而是另辟蹊径,经由同在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的布鲁斯基-库日尼卡 (Bruzgi—Kuznica) 通道进入欧盟,仅13天便抵达波兰。用中欧班列”天马号“的表述来说,“它成为了跑得最快的中欧班列”。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班列补贴取消是我们的机遇”

根据中央政策,今年将是政府为中欧班列提供资金补贴的最后一年。当初补贴逐步退坡的消息被首次公布时,业界出现了一丝恐慌。大家担忧,市场或许无法承受未来的天价费率,许多托运人将转向海运或空运。然而随着疫情以来运价的逐渐攀升,市场对补贴的敏感度似乎出现了变化。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