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

中欧班列自2011年首度开行以来,线路数量和开行量节节攀升,现已通达中国和欧洲的上百个城市。RailFreight.cn 的 专栏旨在洞悉行业变化,紧跟行业趋势,为您带来最新鲜最前沿的中欧班列相关资讯,分享从中国和欧洲双视角出发的独到见解。

俄罗斯智库:全面取消中欧班列补贴是可行的

“随着激增的货量和显著下降的运输成本,全面取消中欧班列的政府补贴是可行的。”这一论断来自于近日俄罗斯智库“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发布的题为《中欧班列:洲际连接通道的成就、问题和未来展望》的报告,其第一作者为前吉尔吉斯斯坦总理Joomart Otorbayev。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运力不足? 试试这个可折叠集装箱吧

“在每个普通集装箱的位置上,你可以放置四个可折叠的集装箱。这样可以节省75%的车板利用空间。试想一下,这在一列火车上是多么大的额外运力”,4Fold Containers公司的Hans Broekhuis上周对最铁运RailFreight说到。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UTLC ERA总裁 中欧班列离统一运单仅一步之遥

数字化将使新丝绸之路更进一步发展,而2022年可能是变革的一年。”与我们的合作伙伴和欧亚经济联盟的邻国一起,我们离引入统一运单仅咫尺之遥。我相信2022年将标志着铁路服务数字化的突破”,UTLC ERA的首席执行官Alexey Grom上个月在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举行的欧亚联盟政府会议上说。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中欧汽车运输新思路:双层车板取代集装箱?

“我们正准备推出中国和欧洲之间铁路运输汽车的新方案-——封闭式双层车板 (closed double deck wagon)。集装箱运输汽车是目前市面上最可行的方案,但不是最佳方案。”波兰物流公司​​ADAMPOL S.A的项目部门经理Adrian Guzman表示。这一新方案预计将于下个月进行单线测试。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班列新枢纽!乌克兰-波兰边境新场站即将开放

今年年底,一个新的场站将在莫斯提斯卡 (Mostyska) 开始运营,这是波兰和乌克兰边境上正在形成的枢纽。”机会是很多的。如此之多,以至于我们可能无法一一摸索。希望我们能筛选出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场站运营商N’Unit公司的总经理Igor Bogdanov兴致勃勃地说。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探讨:马拉拥堵加剧 波兰政府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一带一路是关乎政治的,波兰要想进一步巩固在新丝绸之路上的地位,需要政府介入和协调。” 这是波兰基础设施运输公共部门的管理合伙人​​Bartosz Baca在2021欧洲铁路货运峰会上的发现。参与这场关于波兰过境国地位和马拉拥堵解决方案的讨论还有:DHL中国铁运主管Thomas Kowitzki、IFB多式联运公司铁运产品主管Milosz Witkowski 和兰戈沃斯基物流公司副总裁Tomasz Langowski。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DB Cargo Eurasia连推五条新线路 并设中国分公司

2021年第二季度,德铁货运欧亚 (DB Cargo Eurasia) 收获颇丰。该运营商在中国和欧洲之间推出了五条新的连接,连接了八个不同的目的地,即山西省侯马市-汉堡、合肥-威廉港、西安-巴黎、南京-蒂尔堡和西安-蒂尔堡,这些线路已经成为该公司网络的一部分。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把中欧班列做为反制立陶宛的武器 可行吗?

近日,有专家提议,中国可以把中欧班列用作对立陶宛的反制武器,暂停两国铁路货运,一举将其逼入绝境。而此前,立陶宛铁路公司表示中国和立陶宛之间的铁路货运量微不足道,即使减少,影响也不大。但是,以中欧班列做为反制手段真的可行吗?中断两国间的铁路货运真的“影响不大”吗?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立陶宛:与中国的铁路货运可能会受影响 但无需担心

立陶宛和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可能会影响两国之间的铁路货运量吗?中铁近日辟谣称, 中国与立陶宛间中欧班列运输一切正常。立陶宛驻华交通参赞也向台湾中央通讯社证实了这一点,他表示没有任何关于中国和立陶宛之间的列车停运的信息。此前,立陶宛官员声称,可能会影响铁路货运,但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阿拉山口新增感染者,中欧班列出入境正常

8月15日阿拉山口市口岸地区发现3例无症状感染者,之后当地迅速全面开展环境消毒消杀和排查工作。但是“阿拉山口铁路口岸仍在正常接发中欧班列,目前来看效率也没有降低,不过疫情可能会对物流企业的信心造成一定压力。” 知情人士向最铁运Railfreight解释道。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