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

中欧班列自2011年首度开行以来,线路数量和开行量节节攀升,现已通达中国和欧洲的上百个城市。RailFreight.cn 的 专栏旨在洞悉行业变化,紧跟行业趋势,为您带来最新鲜最前沿的中欧班列相关资讯,分享从中国和欧洲双视角出发的独到见解。

波兰铁路要涨价?行业内批评声四起

从明年开始,波兰铁路基础设施的使用费将提高2.3%。涨价意味着,运货至波兰或过境波兰的铁路货运公司们将不得不支付13.09波兰兹罗提/每吨每公里(约22.74人民币),而当前的价格为12.80波兰兹罗提(22.23人民币)。这是波兰基础设施管理公司PKP PLK在2021/2022年的轨道使用费(TAC)定价表中提出的。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木材变木“财” 中欧班列是怎么做到的?

这里是春节特辑第五篇!今天来说说搭乘中欧班列的进口木材。错过前面四篇的读者们可以点击文末相关文章! 中欧班列在运输市场上的理想定位是高附加值货品,如电子设备、汽车及其零部件等,但发展初期为了缓解空载问题和分摊运费,回程班列多会从运输低价木材回国。由于中欧、中俄间木材贸易的发展,以及铁轨相连的地缘优势,这一权宜之计逐渐发展成了一桩长期稳定的大买卖。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杜伊斯堡港集装箱吞吐量不减反增 中欧班列功不可没

2020年期间,尽管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行业总体运输量下降了3%,但是作为中欧班列的首要目的地之一的杜伊斯堡港,成功地打破了其历年来集装箱处理量的新纪录。具体来说,这个德国港口的集装箱处理量增长了5%,相当于420万标准箱。来往中国的货物是实现这一新纪录的关键,因为它在过去一年中增加了约70%。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班列回程货源的重头戏–汽车 是如何被运输的?

这里是春节特辑第四篇!今天来说说中欧回程班列上的常客——汽车。中欧班列的首要目的地德国,一直依靠汽车产业保障其经济增长,其工业增加值的10%都归功于汽车业的蓬勃发展,而大众、宝马、戴姆勒等德产汽车品牌也深受国内消费者的青睐。这样一来,进口车搭乘中欧班列的快车就显得顺理成章了。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投资4000万欧元!又一运营商在匈牙利新建场站

德国物流商旗下的HHLA联运公司Metrans正在匈牙利建设另一个铁路场站。HHLA和匈牙利政府之间已经签署了相应的协议。该枢纽站将建在Zalaegerszeg,它位于通往亚得里亚海(地中海的海湾)沿岸的的里雅斯特港 (Trieste) 、科佩尔 (Koper) 和里耶卡 (Rijeka) 的运输轴线上。该建设项目投资为4000万欧元。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波兰–乌克兰货运走廊建设 进展到哪一步了?

两个月前,关于建立黑海–波罗的海多式联运走廊的初步建议被提出,目前这个模糊的建议有了更具体的落实方向。建设这条走廊对于欧洲境内的南北联通、欧洲和中亚甚至中国的连接来说,无疑都是有益的,因为它将提供一个可靠的替代性解决方案。波兰格但斯克港似乎已经准备好向前推进。但是,走廊建设要想顺利完成,在未来几年里尽快弥补乌克兰的铁路缺口和发挥土耳其的作用显得至关重要。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感情深 一口闷”的酒 运输起来可大有门道!

这里是春节特辑第三篇!总觉得除夕的鞭炮声才刚从耳边响起,转眼就到了春节假期的末尾。明天是国内大多数企业开工的日子,提前祝大家在新的工作征程里,生意红红火火,财源广进,“牛”转“钱”坤!重回奋斗场的“打工人们”,干杯!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你昨晚年夜饭的大鱼大肉 都是怎么运到饭桌上的呢?

新年伊始,牛年大吉!昨晚的年夜饭大家都吃得尽兴吗?今早起床你还有勇气上秤吗?无论你是赶着春运的人潮回到了家人身边,还是响应号召原地过年,全体打工人变身干饭人,连续一周大快朵颐的时候到了!这辞旧迎新的第一餐、春节长膘的开场戏总少不了大鱼大肉。所谓“饮水思源”,作为优秀的干饭人,怎么能不知道吃进肚子里的肉是从哪来,又是怎么运来的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除夕夜的道路铲雪工:我觉得自己比国王都重要!

“我觉得自己很特别,感觉自己比国王都重要。太爽了!”这句话出自荷兰铲雪车司机Vincent van der Kaai之口。2月7日,一则荷兰铲雪工人的视频走红网络,在推特(国外版微博)的观看次数超过十万。视频中深夜三位铲雪工人在冰天雪地里一边辛苦工作,一边自豪而热情地介绍自己的工作,这种“干一行爱一行”的精神一时间圈粉无数。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班列欧洲段的运价里包括什么?有降价空间吗?

中欧班列的开行日渐有了体系,而境外段的运营规则依然像个神秘的黑盒。境外代理负责提供“一条龙”服务,并按其服务的范畴明码标价。由于对境外运价的一知半解,班列公司在运费方面尽管有协商的空间,但其议价能力并不强。实际操作起来更多是通过向多家公司进行询价、比价,更像是“悉听尊便”。那么境外段的运输费用究竟包括哪些部分呢?又有哪些部分有降价空间呢?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欧洲段铁路运费的组成。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德国杜伊斯堡连接西班牙 中欧班列进军南欧市场的新选择!

Kombiverkehr公司已经将德国科隆–西班牙伊鲁恩 (Irún) 路线的目的地改至杜伊斯堡。从上周末开始,这条路线的列车将在杜伊斯堡-Ruhrort Hafen的DUSS场站和西班牙之间往返。该公司指出,这一转变为来自西班牙和法国南部的货物提供了一系列新的运输选择。此外,杜伊斯堡是中欧班列最主要的目的地之一,这条线路将使中国和南欧、东南欧之间的货运往来更加便利。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新线路与新模式 合肥中欧班列的新动向有何深意?

近日,中欧班列(合肥)喜添两条新路线。其一,直达有“欧洲之心”之称的捷克首都布拉格,是一个全新的终点站;另一条为海铁联运的新尝试,以芬兰赫尔辛基港为中转站,货物在此换装,继而通过短途海运的方式运往德国汉堡港。对新站点和新模式的探索,意味着安徽制造走向世界的潜力被进一步挖掘,也足以见得合肥班列这个后起之秀在中欧运输上的壮志雄心。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班列上的货物遗失损坏,得不到赔偿怎么办?

寻常的故事在寻常的一天开始。当你的货物搭乘中欧班列,踏上上万公里的未知旅程,你的担忧一个接一个涌来:路上会堵吗?货能完好地运到客户手上吗?最揪心的路段莫过于繁忙的马拉舍维奇,漫长的队伍,和波兰境内低于40千米/小时的火车时速都让你恼火。但有人不这么想。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为了分得中欧班列的蛋糕 你都不知道北欧有多努力

中欧班列的时效性很大程度上受制于沿途各国铁路系统的差异,列车驶过独联体的宽轨段,经过复杂且耗时的换装操作后进入欧洲的标准轨段。但麻烦并没有结束,由于欧洲各国的技术标准千差万别,列车仍然无法在欧洲段畅行无阻,这就是为什么业内总说“最后一英里”是中欧班列的顽疾。但北欧的情况却截然不同,为了实现在新丝绸之路上的雄心壮志,挪威、瑞典和芬兰三国致力于完善其铁路系统的兼容性。今天就来认识一下这块默默为加入新丝绸之路而努力、其运输潜力却还没有被业内充分挖掘的宝地吧!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匈牙利过境货量猛涨10倍 我们对话了当地最大场站的CEO

匈牙利铁路货运公司报告称,通过匈牙利与乌克兰边境的扎霍尼 (Zahony)转运站抵达该国的中国货物量大幅增加。该公司董事会主席Imre Kovacs表示,”从2020年8月开始,运输量与前一年相比增长了10倍”。2019年每月到达扎霍尼口岸的联运列车总数为4列,而现在增加到了每月6至8列,每列运载40至50个集装箱。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这条新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走廊 有可能重回正轨吗?

土耳其、伊朗和巴基斯坦三国希望在今年恢复ITI走廊的运营(即伊斯坦布尔-德黑兰-伊斯兰堡列车服务)。 巴基斯坦希望通过其ML-1铁路线将这条线路与中国的一带一路网络连接起来,这是中巴经济走廊(CPEC) 的主要组成部分。尽管潜力巨大,但这一项目仍面临着一些基础设施和资金方面的障碍。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班列的空箱流转 怎么才能便宜又高效?

近段时间,“缺箱潮”、“抢箱热”愈演愈烈。尽管当前集装箱的洲际不平衡在航运中更为突出,但铁运行业内的担忧依然存在,空箱回运一日不成体系,中欧班列就有重蹈覆辙的可能。目前降低空箱运输成本的解决方案主要有两种:其一是把中欧班列小体量的回程空集装箱纳入到海运大循环中,即以海铁联运的方式运输空箱;其二是更广泛地应用体积更小的折叠集装箱。这两个方案都存在问题:海铁联运虽然更便宜,但更长的运输时间回拖慢空箱回转周期,运价和时效,两者怎么取舍?运输空的折叠集装箱一定比运普通集装箱更省钱吗?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