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班列

中欧班列自2011年首度开行以来,线路数量和开行量节节攀升,现已通达中国和欧洲的上百个城市。RailFreight.cn 的 专栏旨在洞悉行业变化,紧跟行业趋势,为您带来最新鲜最前沿的中欧班列相关资讯,分享从中国和欧洲双视角出发的独到见解。

徐州-德国汉堡中欧班列实现常态化运营

德国汉堡港和中国徐州之间的铁路货运服务实现常态化运营,频次为每月两趟。在去年11月两个目的地之间的首趟列车成功开行之后,近5个月内又有开行了6趟列车。据德国汉堡港称,这项服务被证明是可行的,因此将成为一条中欧之间稳定运营的货运连接。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德国铁路将加大降价力度!降价措施延长至2021年底

德国提议继续降低轨道使用费 (Track Access Charge),直到2021年底。与以往的减免政策不同的是,这次德国希望从目前的降价50%,转为降价98%。几乎相当于取消了这一费用。要知道,轨道使用费是中欧班列欧洲段运价的最主要组成部分。由于欧洲铁路采用“运网分离”的运营模式,铁路运输服务供应商在使用铁路基础设施时需要支付一笔费用,也就是所谓的轨道使用费。(详见历史文章:中欧班列欧洲段的运价里包括什么?有降价空间吗?)而德国又是中欧班列的首要目的地,意味着对不少班列线路而言有了更大的议价空间。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观点:中欧班列和海运的较量 要十年后才见分晓

“长赐号的搁浅不仅给苏伊士运河带来了问题,也给世界贸易带来了问题。丝绸之路也曾是大漠将领成吉思汗西征的路线,历史源远流长,但历来都是海运占主导。铁路运输尽管有着很多优势,但海上运输一直凭借其运力稳坐钓鱼台,如可汗铁骑前的侵略者一样难以战胜。如果最大的轮船可以运载一百多辆火车的货物,那么铁路货运该如何融入未来的国际贸易图景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班列的短板:荷兰和德国 何时才能开行更长的列车?

作为中欧班列的重要目的地德国和荷兰,其铁路基础设施时常被诟病,其中重要的一点便是所能承载的列车长度。德国目前场站的铁轨大多只有650米,一列火车只能拉41个40尺集装箱。而在欧洲境外,以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为例,一列车可搭载71个高柜甚至更多,意味着中欧班列进入欧盟前必须换装,费时又费力。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喜讯!中欧班列首次连接德国法兰克福地区

从今年4月初开始,德国法兰克福地区开始与新丝绸之路相连。4月初,一列来自济南的列车首次抵达位于法兰克福-霍赫斯特工业园区 (Frankfurt-Höchst) 的康塔戈 (Contargo) 集装箱场站。据该物流公司透露,未来几周将有更多来自中国的列车抵达法兰克福。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中欧班列甜蜜的负担:寻找靠谱的境外代理 无异于大海捞针

“我们曾经合作过一个欧洲的货代,刚接触时特别会侃侃而谈,询价回复也很快,但没想到交货之后就联络不上,邮件也不回,也没其他同事跟踪,造成我们货物在欧洲产生很大的额外费用。为了对客户负责,我们不得不承担额外的损失,当初应该多留个心眼。”在谈及寻找境外代理的不愉快遭遇时,台骅国际铁路事业部的负责人这样说道。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世界首富”卢森堡 怎么参与“高性价比”的中欧班列?

卢森堡,其人均GDP常年稳居世界前三,既是袖珍小国,也是金融巨人。这个听起来“昂贵的国度”,似乎和中欧班列的“高性价比”八竿子打不着,但卢森堡一直以来都在欧洲物流行业享誉盛名,并且在2019年就和成都开行了直达测试列车,成为了中欧班列枢纽中的一员。在铁路领域独当一面的它,究竟有什么“魔力”呢?带着这个疑问,我们采访了卢森堡国家铁路多式联运公司 (CFL Multimodal S.A) 的高级业务发展经理Imad Jenayeh和项目经理Li Zhang。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德国班列运营公司TEBO租赁新机车 以设立独立铁路运输公司

跨欧亚物流公司 (BTE) 旗下的子公司德国班列运营有限公司TEBO和中东欧领先的机车租赁公司Cargounit达成了一项为期五年的合作协议,以租赁五台新的西门子Vectron机车(Vectron是西门子推出的一个可重构及模块化的机车产品组合)。这家总部位于德国的物流公司需要这些机车来建立一家有执照的铁路运输公司。早在2020年11月签订合同成立独立的铁路公司后,德国班列运营有限公司TEBO已经在3月底收到了3台Vectron机车,并将在6月左右收到剩余的2台机车。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苏伊士危机后:中欧班列运营商如何应对突然的货量增长?

这一年多来,运输业多有波折,而中欧班列可谓是过关斩将,在危机中寻找时机。疫情期间中欧班列展现出了其强大的潜力,而苏伊士运河的赌船事件又一次对其抗压能力提出了考验。当海运连连受挫,部分客户开始转向铁路运输时,欣喜“时来运转”之余,运力能否跟上是个大问题。谈到如何应对货运市场的不稳定,位于荷兰芬洛市的新丝路物流公司 (NewSilkWay Logistics, NSWL) 作为新丝绸之路上领先的物流供应商之一,根据其多年运营欧亚线路的经验,分享了其成功的法宝–“超前思维 (think ahead)”。”我们的成功在于我们不仅服务市场,而且塑造市场”,新丝路物流公司总经理Oscar Vermeij说。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英国学者:新丝绸之路的未来发展方向 是减少长途运输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13年。该项目一开始旨在是通过投资、贸易和多边或双边经济外交关系,将亚洲、欧洲和非洲的71个国家连接起来。然而,正如伦敦南岸大学的Inara Watson博士的研究报告所言,一带一路倡议和新丝绸之路,可能也应该在未来几年发生巨大的变化。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尝了中欧班列的甜头 杜伊斯堡和汉堡港的下一步扩张计划是?

德国汉堡港和杜伊斯堡港是中欧班列在欧洲最主要的两大目的地,随着货量的持续增长,这两大港口与中国以及亚洲其他地区之间连接与合作也在加强。近日,杜伊斯堡港和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 (PSA International) 联合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以投资改善亚洲的多式联运设施,在不断增长的中国市场中探索新的机会。而汉堡港似乎更野心勃勃,意在建设里海沿岸的现代化港口,以通过国际南北运输走廊,连接印度和东南亚。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UTLC开发线上求职和招聘平台:为新丝绸之路培养新型人才

欧亚铁路物流股份公司 (UTLC ERA) 开发了一个为新丝绸之路服务的职业中心平台,旨在为有意向在物流行业工作的人才,或希望广纳贤士的公司,提供一个数字化的聚集地。作为中欧货运走廊的主要运营商,UTLC ERA认为,在整个’欧亚大陆’进行步调统一的相关人才培养,是行业的战略目标之一。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