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xxx伊朗

夹道难行 封锁中的亚美尼亚奄奄一息?

阿塞拜疆和土耳其对亚美尼亚实施的运输封锁或将有损其在俄罗斯扶持的国际南北运输走廊(INSTC)上的地位。俄罗斯副总理阿列克谢-奥弗丘克表示,若亚美尼亚不及时解决这个封锁问题,它或会被排除于未来走廊规划和相关投资之外。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Chengfan Zhao

排上议程:俄罗斯将在伊朗建设交通枢纽

伊朗官员对俄罗斯参与该国基础设施项目的态度日渐坚定。俄罗斯自然不会不计回报投资伊朗——不言而喻,基建的建设将有利于俄罗斯发展直达印度的交通网络。同时这一次所公布的规划较以往更为具体,并提及俄罗斯旨在投资拉什特-安扎里铁路线建设,使安扎里港成为一个交通枢纽。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Chengfan Zhao

俄乌战争间接促成了伊朗和印度在恰巴哈尔港的合作

伊朗道路和城市发展部长卡西米(Rostam Qasemi)感觉他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可以错过了,印度希望能尽快能够正式参与恰巴哈尔港的发展。针对国际南北运输走廊(INSTC)日益增长的交通量,印度在恰巴哈尔港口投资了六台新的起重机。与此同时,伊朗也已准备就绪,与印度签署长期合同以发展波斯湾港口。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

俄罗斯-印度走廊上的新站点:土库曼斯坦港口

土库曼斯坦将加入连接印度、俄罗斯和伊朗的国际南北货运走廊 (INSTC). 。上周,在土库曼斯坦西部的阿瓦扎举行了内陆发展中国家部长级运输会议,这些国家在会议上签署了相关协议协议。土库曼斯坦的加入意味着,连接俄罗斯和印度的货运走廊有了一个额外的路线选择。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

俄罗斯-印度货运走廊工期已定!伊朗会拖后腿吗?

伊朗拉什特-阿斯塔拉铁路 (Rasht-Astara) 的建设已完成70%,预计将在 2023年中期投入使用。这是来自《俄罗斯简报》的消息。位于伊朗境内的拉什特-阿斯塔拉铁路被认为是国际南北货运走廊的关键缺失部分,该走廊经伊朗和阿塞拜疆连接俄罗斯和印度。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首趟俄罗斯-印度货运班列抵达伊朗,耗时6天

首趟从俄罗斯出发、前往印度孟买的货运班列,已于7月12日跨越土库曼斯坦和伊朗的边境,抵达后者的萨拉赫斯火车站 (Sarakhs),耗时8天左右。从这里,列车将继续开往波斯湾沿岸的阿巴斯港 (Bandar Abbas),然后将由船只接力完成前往印度的最后一程。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宁夏-伊朗联运线路首发!中欧运输开启新格局?

新的中国-伊朗多式联运铁路服务开通,在一定程度上预示了中欧和中亚运输的新格局。这是两国之间的首项服务,连接中国宁夏地区和伊朗的阿扎利港 (Azali) 。尤其是在乌克兰战争爆发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前往伊朗与过境伊朗的运输线路感兴趣,这是否意味着该国在国际运输版图上的地位已经开始上升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俄罗斯开行首趟列车前往印度,过境伊朗

一趟测试列车已从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出发,将经由伊朗抵达印度的孟买。这批多式联运货物使用的线路名为国际南北运输走廊 (INSTC) ,这个巨型项目已经发展了多年。这趟行程的特殊之处在于,它直接横跨里海,而不是使用陆路运输经阿塞拜疆前往伊朗。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van Leijen, Majorie

伊朗和阿富汗希望将其铁路延伸到中国

伊朗和阿富汗之间的哈夫-赫拉特铁路线 (Khaf-Herat) 可能会延伸到中国,成为东西方铁路运输走廊的一部分。伊朗运输和城市发展部副部长Abbas Khatibi表示,实现这个愿望指日可待。然而,这个项目的技术困难可能会超过其发展潜力。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伊朗建设波斯湾-黑海走廊,绕行土耳其

伊朗正在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保加利亚以及希腊进行谈判,以启动一个新的多式联运走廊——波斯湾-黑海走廊,该项目将利用铁路和海运连接波斯湾和黑海地区。鉴于沿线国家的复杂情况,这无疑是个雄心勃勃的项目。然而,伊朗为什么需要这条走廊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Papatolios, Nikos

巴基斯坦货运协会主席:要想快速发展 应该应用中国模式

自从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以来,巴基斯坦这个内陆国家迎来了更多的货运发展机遇,尤其是在铁路方面。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其具备了成为区域性乃至国际性物流枢纽的潜力。最铁运RailFreight对话了全巴基斯坦运输协会 (All Pakistan Shipping Association, APSA) 的主席阿西姆-西迪基先生 (Aasim Siddiqui),他分享了巴基斯坦铁路建设的最新进展,以及一带一路倡议对该国货运行业的影响。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