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报告

市场研究:托运人对亚欧间的铁路运输怎么看?

在运输方式的选择上,除了来自物流服务商的建议,托运人也有自己的考虑。为什么使用亚欧间的铁路运输?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巴克国际咨询公司面向托运人们做了一项研究。负责人Kees Verweij在上周举行的2020年欧洲丝绸之路峰会上分享了这项研究的结果。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德铁与UTLC讨论:加列宁格勒路线发展的关键是吸引东向货量

途经加里宁格勒的多式联运路线上的运营商希望看到与途经马拉舍维奇-布雷斯特的主要路线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其提高竞争力。目前,这条经由波罗的海上俄罗斯飞地的路线已经是增长最快的替代路线,但可以在价格上做到更具吸引力。这是在2020年欧洲丝绸之路峰会上得出的结论。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解决中欧班列东西向货量不平衡 光靠中国的努力还不够

2020欧洲丝绸之路峰会已于昨日顺利落下帷幕,在这两天时间里,中欧物流专家们发表了对行业的深刻认识和独到见解,与会的企业代表们也进行了广泛的业内议题探讨和商业洽谈。疫情之下,联系变得格外珍贵,感谢所有伙伴们的参与和支持,扩宽了思路也好,人脉也好,我们都希望您此次线上欧洲行有所收获。同时也欢迎在我们后台留言,说说这次参与峰会的感受。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荷兰政府与铁路企业联合 向中欧班列抛出橄榄枝

自2016年中欧班列的线路延伸至荷兰蒂尔堡以来,中荷间的铁路运输不断发展,成为了两国间空运和海运之外重要的物流运输补充方案。意识到中荷铁路运输巨大的增长潜力,荷兰铁路货运公司在荷兰政府(荷兰基础设施和水资源管理部)的支持下组成了Road2Holland联合体,以进一步加强中荷双方在铁路货运领域的合作和双向联系,共同应对未来的挑战。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匿名供稿:中欧班列境外段运营 靠自己还是靠代理?

从2011年至今,中欧班列已经开行了九个年头。大大小小的班列公司如雨后春笋纷纷涌现。同期出现的还有许多境外代理,帮助班列公司协调境外铁路运输、堆存、关务、前后端甚至是揽货的服务。经过九年时间的激荡,中欧班列开行量逐年增加,班列公司越来越多,但剩下的代理公司已经屈指可数、包揽了各个班列公司在境外段的运营。代理比任何一家仅代表一个省或城市的班列平台公司都更像是“中欧班列”,它在境外代表了从中国发出的班列。有点奇怪,是吧? 勇者斗恶龙 在中欧班列发展的最初的阶段,国外的法律、铁路运输操作模式、供应商资源对于班列公司来说十分陌生。中国人常有的“中土”思想,班列平台公司将国际铁路联运简单地分为境内段和境外段,而不是中国段、独联体段、欧盟段,更不会细分到铁路运输、场站、关务这样的细节。在内因和外因的共同作用下,国际班列的境外段组织成为了班列公司难以打倒的恶龙。来自当地,熟悉当地法律,了解铁路运输,拥有最终供应商资源的境外代理顺势而生,成为班列公司雇佣来打倒恶龙的勇士。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

降低轨道占用费还远远不够

作为一项扶持铁路货运行业以替代其它运输模式降低碳排放的政策,降低铁路轨道占用费这个宏观调控的手段在欧洲各个国家越来越流行。有些国家的政府,甚至在考虑暂停收取费用的可能性。当然,这对新冠疫情流行期间造成的封锁和限制之后,铁路事业的发展总体是个好事。但是,这对于铁路行业的整体发展来说是不够的。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

欧洲铁路交通的四个关键目标

欧洲希望成为智能可持续运输领域的世界第一。而铁路作为最绿色环保的交通方式之一,成为了完成这一任务的关键。而要想完成这一任务,实现四个关键目标又是重中之重。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