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xxx成都

木材变木“财” 中欧班列是怎么做到的?

这里是春节特辑第五篇!今天来说说搭乘中欧班列的进口木材。错过前面四篇的读者们可以点击文末相关文章! 中欧班列在运输市场上的理想定位是高附加值货品,如电子设备、汽车及其零部件等,但发展初期为了缓解空载问题和分摊运费,回程班列多会从运输低价木材回国。由于中欧、中俄间木材贸易的发展,以及铁轨相连的地缘优势,这一权宜之计逐渐发展成了一桩长期稳定的大买卖。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成都和重庆这对欢喜冤家 怎么不吵了?

今年的中欧班列成绩单上有个有意思的变化,“蓉欧”和“渝新欧”不再被分列两排,取而代之的是”成渝”这个组合名。2021年首列“成渝号”的开行也被不少媒体称作中欧班列的开门红。然而几年前成都和重庆的“势不两立”还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如今这出双城记把这对欢喜冤家曾经的“针尖对麦芒”,唱成了今天“化干戈为玉帛”的局面,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促使了他们的“化敌为友”呢?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西部陆海新通道有什么新进展?这份成绩单请收好

尽管受疫情阻挠,2020年的国际货运成绩单依然很亮眼,这与多式联运的发展不无关系。在疫情下,海陆空单打独斗似乎有些力不从心,而高效组织的多式联运得到了它伸展拳脚的机会,其中不得不提快速建设中的西部陆海新通道。2020年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开行4596列,较2019年的2243列有大幅增长,开行数量超过前3年总和,创历史新高。那么这条充满活力的新通道建设近况如何呢?我国多式联运又应向何处发力?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中欧班列更适合集结化还是独立运营?遗传算法告诉你答案

又到了年末总结的时候,一串串可观的数字振奋着每一个中欧班列人。2020年,中欧班列的开行城市超过50个,累积开行量超过1.24万列,新增开行线路不胜枚举。一面有老牌班列城市稳坐钓鱼台,一面又有黑马城市后来居上。疫情给中欧班列带来的机遇让这场数字狂欢更胜于往年,在市场的欢呼声背后,老生常谈的问题依然存在:这么多城市、这么多线路各自为营,这有利于中欧班列的长远和良性发展吗?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铁派视角看RECP协议 东盟与中欧班列的联系大盘点

最近激动人心的大事莫过于RECP协定的签署,这项由东盟发起、覆盖全球约三分之一经济体量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经过8年的谈判,于11月15日正式签署,参与国家包括中国、东盟10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这一协定下,成员国承诺将降低关税、开放市场、减少标准壁垒。本着平衡利益的原则,RECP协定对经济相对不发达的东盟国家予以适当倾斜。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Shi, Huilin

用中欧班列串联日韩与欧陆?这些问题还未解决

据美通社报道称,9月9日,首列满载着韩国LG集团42个集装箱半成品和原材料的 “长安号 “中欧货运专列从中国西安出发,目的地是波兰南部的斯拉夫库夫 (Slawkow) ,共计货值约330万美元,预计全程时效10天左右。这批货物采取多式联运方式完成运输,从韩国通过海运抵达中国青岛港,然后经由公路运输发往西安,最后搭乘中欧班列长安号抵达其在波兰的工厂,完成加工后,成品将直接销往欧洲各地,部分半成品加工后将搭乘中欧班列长安号回程班列返回中国。展开全文
|撰写评论|作者:Railfreight.com